游研社 ‧ 首页推荐
订阅

历史数据已过滤上面最新数据

2020-09-23 为什么有些事情,一看就只有EVE玩家能干出来?
2020-09-23 【白夜谈】我差点相信在淘宝上买了房就能回老家结婚
2020-09-22 Xbox第一方游戏登陆PS平台?微软通过收购B社办到了
2020-09-22 任天堂叫停了一款八年前的桃花公主黄油
2020-09-22 那只在无数梗图中出现的长条猫去世了
2020-09-22 拍卖网站上的纸质版3080显卡,被拍出了数万元的天价
2020-09-22 宝可梦官方承认,“3D龙事件”中导致癫痫的罪魁祸首并非3D龙
2020-09-22 【白夜谈】社恐有一万种拒绝狼人杀的理由
2020-09-21 《街头篮球》,在特定时代下流行
2020-09-20 拿特朗普当卖点,会是独立游戏的财富密码吗?
2020-09-19 【白夜谈】为什么我没法早睡
2020-09-19 发售十一年后,《求生之路2》又出新的DLC了
2020-09-19 Take-Two CEO聊次世代游戏涨价:现在游戏的价格太便宜了
2020-09-19 为什么说《花木兰》的打戏还不如“立法院”武斗
2020-09-18 【社长jing了!Vol.76】回到2001年买房子
2020-09-18 OWL常规赛MVP背后,天才少年终成大器
2020-09-18 30年前的游戏隐藏信息里,暴露了游戏业的职场阴暗面
2020-09-18 CS:GO反作弊大神又推出新的“假外挂”来整蛊外挂了
2020-09-18 【白夜谈】一个叫斯图尔特的新西兰人决定去死
2020-09-17 3A游戏涨价已成定局,大作售价70美元时代即将来临
2020-09-17 挑战8天速创游戏,中国独游人的游戏制作大赛报名开启
2020-09-17 游研社评测公版RTX 3080显卡:内外兼修 kong
2020-09-17 为什么十字军之王一直不做中国
2020-09-17 有人在黑魂里做了个宝可梦Mod,你可以捕捉黑骑士来战斗了
2020-09-17 【白夜谈】“你怎么看待《王者荣耀》?”
2020-09-17 PS5线上发布会游戏信息汇总(海量视频) 社长的实习生
2020-09-16 特朗普儿子因为搜到《灵能百分百》图片怒喷谷歌蛊惑人心,惨遭群嘲
2020-09-16 Game Connection 独立游戏大奖:中国创作应登上更大的国际舞台! 郝磅磅
2020-09-16 那个“究极缝合怪游戏”为何变成了“特别好评”?
2020-09-16 为了反盗版,任天堂曾经动过这些“诛心”的点子
2020-09-16 EA要给“烂橘子”平台改名了
2020-09-15 NBA名宿拒绝将自己形象加入《NBA 2K》中,还要求开发商为退役选手提供报酬
2020-09-15 《糖豆人》关闭了只有外挂玩家的“神仙服”
2020-09-15 【白夜谈】当朋友圈点赞变成一种货币
2020-09-14 为什么说《对马岛之魂》的引导系统做得那么棒?
2020-09-14 最近的“很有精神”是什么梗?
2020-09-14 【红白机N合1】你玩过吗,红白机上曾有几款让人难忘的国产RPG
2020-09-14 历经祖宗三代,《十字军之王3》玩家终于把教皇变成了盘中餐
2020-09-12 《波斯王子:时之砂》终于迎来重制,但玩家们有些失望
2020-09-12 【白夜谈】我三年前采访的印度游戏开发者又创业了
2020-09-12 6年了,《炉石传说》又上了新玩法
2020-09-11 【社长jing了!Vol.75】育碧“4A游戏”又是什么?
2020-09-11 育碧开放世界新作《渡神纪:芬尼斯崛起》试玩简介
2020-09-11 跨栏当如东莞仔
2020-09-11 古惑狼的女朋友削弱了性感元素,反倒让玩家更满意了
2020-09-11 【白夜谈】被冠军车队放弃的车手上演了一出赘婿打脸
2020-09-10 【白夜谈】健身或许很简单
2020-09-10 卡普空推出了一款用来学编程的“洛克人手炮”
2020-09-10 因为疫情影响,日本影院允许观众通过“弹幕”实时交流
2020-09-10 终于,有人做了一把能把口罩发射到别人脸上的机器
2020-09-10 当一位经典角色突然更换了配音演员
2020-09-09 腾讯微博停运,也带走了一波游戏圈往事
2020-09-09 【白夜谈】《最终幻想14》是孤独社畜的小阳春
2020-09-09 比利时城市翻修喷泉时发现了首任市长的心脏
2020-09-09 绝地求生手游刚被印度禁,当地人就推出了替代品
2020-09-08 你小时候看的“大世界基尼斯”,已经被大爷大妈占领了
2020-09-08 【白夜谈】我不再期待新版《我为歌狂》了
2020-09-08 技术宅已可以在电子验孕棒上玩《毁灭战士》
2020-09-08 加拿大网络意见领袖决定建立一所拒绝口罩的私立学校
2020-09-08 MC默认世界图标里的场景,终于被玩家在游戏里找到了
2020-09-07 2亿播放量的“仓鼠走迷宫”,成了YouTube上的财富密码
2020-09-06 为什么35年过去,超级马力欧还能像最初一样火?
2020-09-06 欧洲各国政府正在出资支持游戏产业
2020-09-05 在给去世明星打卡的粉丝们
2020-09-05 这款终极破坏模拟游戏能实现你当一个熊孩子的梦
2020-09-05 【白夜谈】养鱼就是在玩模拟经营游戏
2020-09-05 一家科研团队创造了一台没有电池的Gameboy掌机
2020-09-05 任天堂再开脑洞,你可以通过AR技术在现实里玩《马力欧赛车》了
2020-09-04 【社长jing了!Vol.74】把猫变成猫娘的方法找到了
2020-09-04 我在秋叶原世嘉2号馆关店现场,见证疫情后萧条的ACG圣地
2020-09-04 解决不了GTA5中刷钱bug的R星,选择大规模重置玩家账号
2020-09-04 特斯拉又开始在自己的电动车上捣鼓游戏了
2020-09-04 【白夜谈】在抖音看房
2020-09-03 论“一战”游戏的逼格,我只服这一款
2020-09-03 卖显卡的商家们,度过了难忘的一天 南回归线
2020-09-03 因为断句出了点偏差,“宝可梦大师Sex”登上了推特热搜
2020-09-03 在被动视亲自怒锤之后,外挂网站向所有玩家认怂道歉
2020-09-03 【白夜谈】LOL九周年庆典的赛场,和飞回来的那一箭
2020-09-02 专访《英雄联盟》中国总负责人黄凌冬:多元化互动生态,让这款游戏的生命力愈加旺盛
2020-09-02 【白夜谈】 国家图书馆收录了100本网文
2020-09-02 教练在线上赛中开启上帝视角,众多CS:GO战队陷入滥用BUG丑闻
2020-09-02 用“举起拳头”作为恐怖组织标志,育碧被海外玩家怀疑影射BLM运动
2020-09-02 因为迟迟没有老贼新作的消息,玩家们要憋疯了
2020-09-02 在《逃离塔科夫》中,正在发生一场战斗民族式的反挂战争
2020-09-01 一个美国小孩,在7年时间里“虚构”了近1/3的苏格兰语维基百科
2020-09-01 玩家们开始在《堡垒之夜》里复刻《糖豆人》
2020-09-01 欧美画师把宇崎酱改成了“20岁应该有的样子”
2020-09-01 那张Windows XP默认壁纸,直到今天都还有新故事发生
2020-08-31 疫情过后的全球电竞峰会上,腾讯都说了什么?
2020-08-31 从1999到2020,NVIDIA年代记
2020-08-29 【红白机N合1】红白机上也有美国队长与复仇者,但却是个“奇葩”游戏
2020-08-29 【白夜谈】十年前的DNF手游
2020-08-29 Steam上线了一个新的防脏话功能
2020-08-29 B社真的搞了台超级电脑让《毁灭战士:永恒》跑到1000帧
2020-08-28 【社长jing了!Vol.73】原来你们还有不喜欢大长腿的时候
2020-08-28 科隆游戏展展前发布会信息汇总(海量视频)
2020-08-28 当动物保护主义者进入游戏里“监视”玩家
2020-08-28 传说中最恐怖的鬼屋,结果是美国富豪建立的酷刑房
2020-08-28 有人在DOTA2创意工坊里做了一个《英雄联盟》MOD
2020-08-28 现在,又轮到有人用“西瓜”来玩宝可梦了
2020-08-28 【白夜谈】感谢拖延症
2020-08-27 滑铲打虎靠谱吗?
2020-08-27 在最佳云旅游软件《微软模拟飞行》里,你还能圣地巡礼XP桌面
2020-08-27 宝可梦联动棒冰杆已经在日本咸鱼上卖出了五万日元的身价
2020-08-27 一家还在给Gameboy做游戏的工作室,推出了它的第五款作品
2020-08-27 【白夜谈】《星际公民》推出了一个开发路线图的路线图
2020-08-26 世博会Logo公布后,日本网友崩溃了
2020-08-26 是谁给我点了个七夕青蛙?
2020-08-26 日本首家有官方授权的电子游戏酒吧在东京开业了
2020-08-26 已经有主播用架子鼓来打《使命召唤》了
2020-08-26 【白夜谈】我真的很想用高射炮打蚊子
2020-08-25 Epic与苹果战况再次升级,连微软也正式站边了 南回归线
2020-08-25 《半衰期:爱莉克斯》成了游戏速通界的铁人三项赛
2020-08-25 因为在Twitch直播间利用打赏功能给自己打广告,汉堡王惹众怒了
2020-08-25 【白夜谈】奇奇怪怪的模拟器游戏们
2020-08-24 为什么有些游戏上了NS之后,就变得更“好玩”了?
2020-08-24 在手机上做一款主机游戏,这条路终于还是走下来了
2020-08-23 是什么让FF14玩家如此具有娱乐精神?
2020-08-22 《使命召唤》把蹲起嘲讽的动作做成了官方挑战
2020-08-22 【白夜谈】 开锁记
2020-08-22 那个开发了《捣蛋鹅》的开发商,要出一款别致的新掌机
2020-08-22 《微软模拟飞行》的志愿者一时手滑,给墨尔本郊区造了座巴别塔
2020-08-21 【社长jing了!Vol.72】糖豆人:诸神之战
2020-08-21 《黑神话:悟空》并不只有13分钟演示,我在现场看到了更多 楼潇添
2020-08-21 IE浏览器之死,来的有些快
2020-08-21 “感谢媳妇划船破窗去救我的高达”
2020-08-21 为控制传染病,佛罗里达政府打算在当地投放7.5亿只“转基因蚊子”
2020-08-20 澳大利亚开始在游戏盒子上标注“有内购”了
2020-08-20 制造出世界上第一个鼠标的工程师离开了人世
2020-08-20 FF14玩家因狂吃蛋引起围观
2020-08-20 到底哪种颜色的队伍在《糖豆人》更容易败北?
2020-08-20 【白夜谈】没有电饭煲时,怎样煮一碗米饭
2020-08-20 街头文化是怎么和游戏勾搭上的?
2020-08-19 《健身环大冒险》将于9月3日正式发售,预售8月20日开启
2020-08-19 【白夜谈】金庸小说英文版的奇妙冒险
2020-08-19 沙盒游戏平台上的青少年百万富翁们
2020-08-19 女玩家在跳舞毯上击败了萨菲罗斯
2020-08-19 Epic与苹果的战况正在起变化
2020-08-18 【白夜谈】人们需要的“吃播”
2020-08-18 任天堂又把马力欧的乳头改没了
2020-08-18 《雨中冒险2》推出正式版了,也正式成了玩家睡眠的敌人
2020-08-18 今天传遍微博的“女子防身视频”,到底是不是多年前的手游广告?
2020-08-18 没有人比台湾人更懂放生
2020-08-17 【白夜谈】在Dust2里漂移,快乐得让人想哭
2020-08-17 你当年几十块买的正版游戏,现在有人在用天价收购
2020-08-17 这个夏天,主机游戏的数字版第一次卖过了实体盘
2020-08-17 巨头们再次开战,《堡垒之夜》的下架会成为行业变革的导火索吗?
2020-08-16 大话西游18周年超级欢聚盛典晚会落幕
2020-08-14 聚焦精品研发 打造国际网络游戏中心“金名片” 北京国际游戏创新大会(BIGC)新闻发布会在京召开
2020-08-14 【社长jing了!Vol.71】“宝可梦,爬!”
2020-08-14 【白夜谈】在北京,等一场雨
2020-08-14 亚马逊将Twitch的会员服务据为己有了
2020-08-14 《糖豆人》的山寨手游已经扎堆出现了
2020-08-14 龙王赘婿的套路,其实就是网文界的“页游巨鲲”
2020-08-13 云南人吃菌子是如何变成互联网“年经”奇观的
2020-08-13 【白夜谈】你会被游戏中的“嘲讽”表情冒犯到吗?
2020-08-13 线上模式更新后,大镖客2里的马都学会了魔法
2020-08-13 《糖豆人》的皮肤不够用,玩家开始自行设计各种品牌联动了
2020-08-13 现在你可以用自己的胳膊Cos机翼,来操控游戏中的飞机了
2020-08-12 总有一批玩家想要拦停游戏中的火车
2020-08-12 【白夜谈】 没有观众的甲子园
2020-08-12 这个换脸AI能让你能像桐生一马一样唱K
2020-08-12 五维的国际象棋,如何蹂躏了三维人类的脑子
2020-08-11 【白夜谈】改了歌词,大家才注意到不对劲
2020-08-11 EA宣布在《FIFA 21》中将删掉一些嘲讽度极高的庆祝动作
2020-08-11 【魂蛋开箱】你绝对会喜欢的《黑暗之魂》角色盲盒手办
2020-08-11 《糖豆人》为什么会这么火?
2020-08-09 有人在《过山车大亨2》里做了个6.6*10^19758年才能走完的迷宫
2020-08-08 横滨那台高达在神职人员的祈福下来了一场“上头仪式”
2020-08-08 【白夜谈】无聊的笑话们
2020-08-07 【社长jing了!Vol.70】生而为“仁”,我很抱歉
2020-08-07 国内二次元手游这一年
2020-08-07 【白夜谈】从《我的世界》诈骗犯到“世界级”诈骗犯
2020-08-07 一个科研项目正在收集直播间观众的声音来训练AI
2020-08-07 对话《纪元1800》团队:小众玩法如何倾听玩家声音?
2020-08-07 一款能让纸片人动起来的AR软件,被日本网友玩坏了
2020-08-06 【白夜谈】祝巴黎人民平安
2020-08-06 这款游戏能让你靠“撒尿”毁灭世界
2020-08-06 对马岛上的狐狸已经被撸了880万次
2020-08-06 我为什么会怀念《神魔至尊传》
2020-08-06 当这些老玩家第二次推开安其拉之门
2020-08-05 飞书深诺集团发布创意品牌MagiHive,专注定制化出海创意服务
2020-08-05 【白夜谈】 也聊聊满分作文
2020-08-05 玩家给《巫师3》做了个“纯爱党”MOD,终结了杰洛特的打桩机传说
2020-08-05 TLOU2中艾比健壮的身材是如何练成的?有专业人士研究了她的日程表
2020-08-04 有人用GB画风做了款大人版的《宝可梦》
2020-08-04 《PUBG Mobile》修改了隐私权条款,以规避印度政府的禁令
2020-08-04 两天时间,哆啦A梦梗走完了它的生命周期
2020-08-04 疫情之下,ChinaJoy依旧热爱
2020-08-03 一盘全新的《超级马里奥》初版卡带,被拍出了11万美元的天价
2020-08-03 《美少女战士》到底影响了多少男人?
2020-08-01 中国移动咪咕快游加快推动云游戏优质IP内容打造
2020-08-01 【白夜谈】《拳皇》CG电影有搞头吗?
2020-08-01 通过一张老明信片,梵高生前最后画作《树根》的取景地被发现
2020-08-01 以色列士兵已经能用Xbox手柄开坦克了
2020-07-31 【社长jing了!Vol.69】仁之道与天气之子
2020-07-31 哈姆太郎成了泰国抗议活动的领军人
2020-07-31 【白夜谈】低龄向游戏人间观察
2020-07-31 为了消灭游戏的载入时间,人们都做了哪些努力?
2020-07-30 “多人打丧尸”这个玩法,是如何诞生和进化的?

匿名用户只展示最新 300 条榜单历史,更多历史数据请登录后查看,支持按天筛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