澎湃 ‧ 翻书党
订阅
1. 12月人文社科中文原创好书榜丨人鬼之间:宋代的巫术审判 翻书党
2. 不平等的尸体:为什么会有人在家里冻死 翻书党
3. 研讨会|“一代儒宗”钱大昕的治学精神 翻书党
4. 11月译著联合书单|五十岁,我辞职了 翻书党
5. 《钱钟书的学术人生》出版,首次公开一批书信、讲稿 翻书党
6. 傅杰:作为导师的王元化先生 翻书党
7. 《随园食单》背后的三部美食史 翻书党
8. 11月人文社科联合书单|偏见的本质 翻书党
9. 叙诡笔记|古代打鬼者的“奖金”,哪一种更丰厚? 翻书党
10. “水是生命之源”的说法不是百分百准确的 翻书党
11. 陈乐民:我走马灯似的上了四座大学 翻书党
12. 李小龙诞辰80周年|在人生重要节点,借书信向朋友袒露心声 翻书党
13. 线上读书会|去往小说世界的免费班车 翻书党
14. 书业观察|墨西哥独立出版社漫谈 翻书党
15. 讲座|欧美猎书客们的那些事 翻书党
16. 马拉多纳自述:每个伟大的球员都有属于自己的年代 翻书党
17. 讲座|历史学家姜鸣:张爱玲祖父张佩纶数段婚姻背后的晚清 翻书党
18. 正午之魔:面对暴力时,抑郁的女性保护自己的能力更低 翻书党
19. 《世界的暴烈呼吸》:死海之下暗流汹涌 翻书党
20. 刘擎|没有幻觉的个人自主性 翻书党
21. 《草叶集》译本众多,赵萝蕤的版本何以“最佳” 翻书党
22. 纪念钱锺书诞辰110周年,学者聚谈“钱锺书的学术人生” 翻书党
23. 董乃斌:回忆钱锺书先生 翻书党
24. 傅杰:钱锺书先生110周年诞辰的最好纪念 翻书党
25. 万玛才旦谨慎地使用了气球作为意象在电影中的分量 翻书党
26. 明清饕客的“蟹会”与“蟹秋”:“吃蟹一定要自己剥” 翻书党
27. 克里斯托弗·伊舍伍德:“我是一部相机” 翻书党
28. 写一篇短篇小说就像把一滴血硬挤出来那么辛苦 翻书党
29. 金庸武侠中的“马学”名场面 翻书党
30. 淝水之战:百万大军的诅咒 翻书党
更新于 9 分钟前

历史数据已过滤上面最新数据

2020-12-01 12月人文社科中文原创好书榜丨人鬼之间:宋代的巫术审判 翻书党
2020-12-01 不平等的尸体:为什么会有人在家里冻死 翻书党
2020-11-30 研讨会|“一代儒宗”钱大昕的治学精神 翻书党
2020-11-30 11月译著联合书单|五十岁,我辞职了 翻书党
2020-11-30 《钱钟书的学术人生》出版,首次公开一批书信、讲稿 翻书党
2020-11-30 傅杰:作为导师的王元化先生 翻书党
2020-11-29 《随园食单》背后的三部美食史 翻书党
2020-11-29 11月人文社科联合书单|偏见的本质 翻书党
2020-11-28 叙诡笔记|古代打鬼者的“奖金”,哪一种更丰厚? 翻书党
2020-11-27 陈乐民:我走马灯似的上了四座大学 翻书党
2020-11-27 “水是生命之源”的说法不是百分百准确的 翻书党
2020-11-27 李小龙诞辰80周年|在人生重要节点,借书信向朋友袒露心声 翻书党
2020-11-27 线上读书会|去往小说世界的免费班车 翻书党
2020-11-26 书业观察|墨西哥独立出版社漫谈 翻书党
2020-11-26 讲座|欧美猎书客们的那些事 翻书党
2020-11-26 马拉多纳自述:每个伟大的球员都有属于自己的年代 翻书党
2020-11-25 讲座|历史学家姜鸣:张爱玲祖父张佩纶数段婚姻背后的晚清 翻书党
2020-11-25 正午之魔:面对暴力时,抑郁的女性保护自己的能力更低 翻书党
2020-11-25 《世界的暴烈呼吸》:死海之下暗流汹涌 翻书党
2020-11-24 刘擎|没有幻觉的个人自主性 翻书党
2020-11-24 《草叶集》译本众多,赵萝蕤的版本何以“最佳” 翻书党
2020-11-24 纪念钱锺书诞辰110周年,学者聚谈“钱锺书的学术人生” 翻书党
2020-11-24 董乃斌:回忆钱锺书先生 翻书党
2020-11-24 傅杰:钱锺书先生110周年诞辰的最好纪念 翻书党
2020-11-23 万玛才旦谨慎地使用了气球作为意象在电影中的分量 翻书党
2020-11-23 明清饕客的“蟹会”与“蟹秋”:“吃蟹一定要自己剥” 翻书党
2020-11-22 克里斯托弗·伊舍伍德:“我是一部相机” 翻书党
2020-11-22 写一篇短篇小说就像把一滴血硬挤出来那么辛苦 翻书党
2020-11-21 金庸武侠中的“马学”名场面 翻书党
2020-11-20 淝水之战:百万大军的诅咒 翻书党
2020-11-20 童书·新书|本雅明先生的神秘行李箱 翻书党
2020-11-20 弗里德里希逝世180周年|封面之王“云海漫游者” 翻书党
2020-11-20 线上读书会|“游戏致/至死”——游戏与哲学一日谈 翻书党
2020-11-19 患者肖像:伍尔夫的精神疾病 翻书党
2020-11-19 清华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严飞:单身女性的时代到来了 翻书党
2020-11-18 推荐10个深度而有趣的优质英文播客 翻书党
2020-11-18 学艺术应当珍惜自己的情感,热切追寻对感受最清晰的表达 翻书党
2020-11-18 偏见的本质:为什么犹太人成了替罪羊? 翻书党
2020-11-17 福尔摩斯的科学:投毒的险恶历史 翻书党
2020-11-17 专访|上师大非洲研究中心主任张忠祥:非洲是正在崛起的大陆 翻书党
2020-11-17 凡尔赛文学的内核与关于中产的反思 翻书党
2020-11-16 讲座|北大教授颜海英:西亚、北非文明与欧洲文明的关系 翻书党
2020-11-16 玛格丽特·杜拉斯:无法弥补的舞会 翻书党
2020-11-16 口罩里的东西方之争:生命至上还是自由至上? 翻书党
2020-11-15 湃书单|澎湃编辑们在读的13本书 翻书党
2020-11-14 叙诡笔记|清代名臣汤斌毁五通神祠竟遭遇“木偶报复” 翻书党
2020-11-13 分级阅读白皮书出炉:69.9%的父母希望孩子超水平阅读 翻书党
2020-11-13 童书FM|小灰象真幸运 翻书党
2020-11-13 线上读书会|在短视频时代“信仰阅读” 翻书党
2020-11-12 王景琳:回忆阴法鲁先生 翻书党
2020-11-12 小调查|看书时不吃东西,你嘴巴不寂寞吗? 翻书党
2020-11-12 华兹华斯诞辰250周年|《水仙花》的故事 翻书党
2020-11-12 讲座|姜建强:走下神坛的天皇家还能走多远 翻书党
2020-11-11 赵萝蕤:惠特曼的《草叶集》不是一本诗,而是一个人 翻书党
2020-11-11 王水照:钱锺书与陈寅恪的学术思想观点交集 翻书党
2020-11-11 不透明的雇佣世界:人工智能背后的数字工人 翻书党
2020-11-10 范昀:启蒙的眼泪 翻书党
2020-11-10 兰波的诗歌是一个谜,《灵光集》更是一个谜 翻书党
2020-11-10 11月文艺联合书单|简短的婚姻故事 翻书党
2020-11-09 菲茨杰拉德猜到了一心想成为名流会落得什么下场 翻书党
2020-11-09 世界文学新动向|香港国际文学节 翻书党
2020-11-09 专访|张力奋谈新作:日常生活最能解剖一个社会的内在机理 翻书党
2020-11-08 公开与隐匿之间:隐私与19世纪小报的八卦色情文学 翻书党
2020-11-08 “四库七阁”与天一阁:皇家藏书楼为何建成江南民居模样? 翻书党
2020-11-07 图书装订与大众阅读:从卷轴、线装到热熔胶 翻书党
2020-11-06 现代父母的两难处境 翻书党
2020-11-06 线上读书会|那些困守却渴望逃离的人 翻书党
2020-11-05 专访|郑执:我已经放下了过去的包袱,用严肃的态度对待文学 翻书党
2020-11-05 AI新生:情绪除了会影响行为,还揭示我们的潜在偏好 翻书党
2020-11-05 书业观察|法国书店重启运动:关闭书店,城市就失去了光 翻书党
2020-11-04 几乎所有浪漫传奇中,都有一个虚荣的主人公 翻书党
2020-11-03 张忱石:我是怎样撰写《唐尚书省右司郎官考》的? 翻书党
2020-11-03 新版《蝴蝶梦》:八十年后,能否再现爱情与悬疑经典? 翻书党
2020-11-03 遇见林青霞 翻书党
2020-11-02 用《大上海》一书,讲述上海百年城市发展史 翻书党
2020-11-02 荒诞简史 翻书党
2020-11-02 上图罕见大规模展出西洋善本,讲述中西“文明互鉴”历程 翻书党
2020-11-02 童书·专访|呼拉:忧郁是人生必经的,不需要对儿童规避 翻书党
2020-11-02 大萧条1929-1933:什么导致了华尔街的崩溃? 翻书党
2020-11-01 11月人文社科中文原创好书榜丨儒门内的庄子 翻书党
2020-10-31 叙诡笔记|清代那些做到“光盘”的名臣们 翻书党
2020-10-31 万圣节:从宗教节日到“恶作剧之夜” 翻书党
2020-10-30 10月译著联合书单|不平等的尸体 翻书党
2020-10-30 金庸逝世两周年|从传统评点看《天龙八部》 翻书党
2020-10-30 线上读书会|夏鼐与中国埃及学 翻书党
2020-10-29 《包法利夫人》揶揄又加强了小说阅读对女性的危险影响 翻书党
2020-10-29 中年人的激进主义是被银行账户意识软化下来的 翻书党
2020-10-28 看护杀人:日本看护与福利相关政策缺乏导致的家庭悲剧 翻书党
2020-10-28 10月人文社科联合书单|明代秀才的生活世界 翻书党
2020-10-28 蜘蛛侠与讲好故事的重要性:自省的生活也模仿艺术 翻书党
2020-10-27 艺术品市场为何疯狂? 翻书党
2020-10-27 一个剑桥教授的生活:英国对摄像头的热情;剑桥学生有多富有 翻书党
2020-10-27 关于疼痛:为什么肿瘤总会引发剧痛? 翻书党
2020-10-26 童书·专访|小武:短小精悍的故事更有利于我想要传达的讯息 翻书党
2020-10-26 不自觉的历史②|西班牙在我心中,也在不同战壕里 翻书党
2020-10-26 美国出版商纷纷提高最低年薪,出版“打工人”的春天来了吗 翻书党
2020-10-25 旅馆:在一种亦虚亦实的居住经验里上演的自我再造 翻书党
2020-10-24 现代“文人”——本雅明和他笔下的波德莱尔 翻书党
2020-10-23 蜂巢思维:群体意识如何影响你 翻书党
2020-10-23 线上读书会|怎么又“陪跑”了——村上春树与诺奖的那些事儿 翻书党
2020-10-22 北岛为什么叫北岛——中国当代作家的笔名由来 翻书党
2020-10-22 讲座|北大哲学系教授朱良志:中国艺术“小中现大”的智慧 翻书党
2020-10-21 书单|铁门内外、炉火正红:上海社科院历史所12种新书 翻书党
2020-10-21 韦力:柳亚子的藏书 翻书党
2020-10-21 “第三届中西比较文献学与书籍史研究工作坊”在山东大学举行 翻书党
2020-10-20 生而为上公,没而为神人:姜太公的历史形象及其人格神崇拜 翻书党
2020-10-20 童书·新书|这是紫禁城 翻书党
2020-10-19 以紫金陈为例:对“文笔”的一次详细讨论 翻书党
2020-10-19 在解决孤独这道难题上,手机成了现代人最徒劳的作弊 翻书党
2020-10-19 鲁迅为何烧掉了祖父的日记? 翻书党
2020-10-18 文森特·凡·高与受到质疑的《麦田里的柏树》 翻书党
2020-10-17 叙诡笔记|八双“象牙筷子”,揭示“人骨经济” 翻书党
2020-10-17 讲座|辛德勇:读书得间之我所见 翻书党
2020-10-16 我们喜欢的“小鲜肉”,是一种克里斯玛权威表现吗? 翻书党
2020-10-16 法国文学沙龙:文艺男性的天堂 翻书党
2020-10-16 线上读书会|中国科幻研究新时代 翻书党
2020-10-15 尼采诞辰|尼采在著作中如何谈论女性 翻书党
2020-10-15 讲座|中山大学教授陈立胜:《大学》是如何成为儒家经典的? 翻书党
2020-10-15 湃书单|澎湃编辑们在读的13本书 翻书党
2020-10-15 2020化学诺奖得主詹尼佛·杜德娜:基因编辑的巨浪涌来 翻书党
2020-10-14 全汉昇:大唐帝国的极盛与运河 翻书党
2020-10-14 研讨会︱清代书籍史的样态与边界 翻书党
2020-10-14 梁启超《清代学术概论》之创作原因及增删改写始末 翻书党
2020-10-13 走私:历史阴影中的隐秘交易 翻书党
2020-10-13 专访|张一南:一切体面的文明都是傲娇的 翻书党
2020-10-12 《黄宾虹文集全编》指瑕 翻书党
2020-10-12 当代社会的焦虑是一种“自我策略家”的恐惧 翻书党
2020-10-12 辛德勇:比传说中的景祐本更早的《汉书》 翻书党
2020-10-11 讲座|以赛亚·伯林的人生与学术:观念的力量如何影响世界? 翻书党
2020-10-11 书店测评|王府井的码字人书店:复古街区的新书店 翻书党
2020-10-11 10月文艺联合书单|魔鬼在呢喃 翻书党
2020-10-10 诺贝尔文学奖120年:理想、人文探索和世界文学 翻书党
2020-10-10 不让生育的社会:日本职场女性为什么不敢生育 翻书党
2020-10-09 你的书店有小名儿吗? 翻书党
2020-10-09 线上读书会|我们这个时代的表情 翻书党
2020-10-09 2020年诺贝尔文学奖为什么颁给了这位美国女诗人? 翻书党
2020-10-08 诺奖得主露易丝·格丽克诗歌导读:有许多让人颇费思量的地方 翻书党
2020-10-08 看不见的女人:没有什么比完美的家庭主妇更机械了 翻书党
2020-10-07 施小炜、陆求实对谈:日本“纯文学王道作家”堀江敏幸的世界 翻书党
2020-10-07 阿富汗:古代世界的东交叉路口 翻书党
2020-10-06 致动物的一封信:我们人类与你们动物是如此不同吗? 翻书党
2020-10-06 《书信中的世界史》:书信是对症生命无常的文学解药 翻书党
2020-10-05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毛寿龙:真实经济学的价值、事实与逻辑 翻书党
2020-10-04 鸡尾酒复兴:只要喝得对,就象征了地位 翻书党
2020-10-04 史前岩画艺术见证了高水平的个体与群体的身份认证网 翻书党
2020-10-03 香山慈幼院百年校庆|兜兜转转在香慈 翻书党
2020-10-02 访张箭飞教授:风景与文学——作为浪漫主义风景的天山 翻书党
2020-10-02 线上读书会|“后安倍时代”的日本走向何方? 翻书党
2020-10-01 日本文人的中国趣味 翻书党
2020-10-01 从拜月占卜到摸秋送子,看中国古代的中秋 翻书党
2020-10-01 10月人文社科中文原创好书榜丨唐宋法典与制度研究 翻书党
2020-09-30 张爱玲诞辰百年|“向导女”与“糖心爹地” 翻书党
2020-09-30 小调查|你最喜欢张爱玲的哪部作品? 翻书党
2020-09-30 张爱玲诞辰百年|专访止庵:纪念张爱玲最好的方式是读原著 翻书党
2020-09-30 开卷有益|张爱玲:我的天才梦 翻书党
2020-09-29 张爱玲诞辰百年|细读《海上花》③:《倾城之恋》里有爱情吗 翻书党
2020-09-29 弗里达:我喜欢所有围绕着我的神话 翻书党
2020-09-29 韩熙载在夜宴上为什么不开心? 翻书党
2020-09-28 约翰·契弗:我一直对从未见过的国家充满乡愁 翻书党
2020-09-28 张爱玲诞辰百年|专访许子东:现代文学中最深刻的审母情结 翻书党
2020-09-28 9月人文社科联合书单|革命心理学 翻书党
2020-09-27 世界文学新动向|每个人都应该读出属于自己的张爱玲 翻书党
2020-09-27 童书·新书|这些颜色是香蕉的 翻书党
2020-09-26 叙诡笔记|还原袁崇焕之死真相的“历史碎片” 翻书党
2020-09-25 20世纪疾病根除主义者索珀与巴西钩虫病防治 翻书党
2020-09-25 王气黯然:宋元明陕西的历史 翻书党
2020-09-25 线上读书会|无声之辩:让聋哑人不再是法律局外人 翻书党
2020-09-24 《光明共和国》:在观看中遗忘,在遗忘中老去 翻书党
2020-09-24 英雄与孝女:花木兰形象的缘起和发展 翻书党
2020-09-23 模仿是写诗的重要技巧,也是探究现实世界的极好途径 翻书党
2020-09-23 1880年后的托尔斯泰 翻书党
2020-09-22 中国现代文坛的“珍贝遗珠”——《赵清阁文集》出版 翻书党
2020-09-22 漫画二战史:一个历史在场者眼中的二战 翻书党
2020-09-22 9月译著联合书单|生老病死的生意 翻书党
2020-09-21 寻路缅甸:一个漫画家的缅甸小日子 翻书党
2020-09-21 专访|张怡微:散文是非常世故的文体,能照亮我们情感的伤痛 翻书党
2020-09-21 讲座|张仲民:“我的朋友胡适之”——那些年胡适的粉丝 翻书党
2020-09-20 莼鲈之思:江南文化追求的快感是一种有限度的、精致的颓放 翻书党
2020-09-20 金斯伯格的异见时刻:不想堕胎的女人 翻书党
2020-09-19 古籍新书·2020年秋季|近代史研究所藏稿钞本日记丛刊 翻书党
2020-09-19 伍尔夫小说处女作《远航》:父权社会与女性意识的觉醒 翻书党
2020-09-18 村上春树与石黑一雄在小说中对日本侵华战争的反思 翻书党
2020-09-18 线上读书会|《盗梦空间》与虚拟实在 翻书党
2020-09-17 懒惰简史:从“七宗罪”到赋予劳动者革命的力量 翻书党
2020-09-17 总统建筑师:托马斯·杰斐逊与清华大礼堂 翻书党
2020-09-17 张爱玲诞辰百年|细读《海上花》②:清末上海吃花酒要多少钱 翻书党
2020-09-17 曜变天目是怎么来的? 翻书党
2020-09-16 刘宁:北大中文系给我的古典学术教育 翻书党
2020-09-16 葫芦的文化史:“人类之祖”、道教神器和中国版“诺亚方舟” 翻书党
2020-09-16 湃书单|澎湃编辑们在读的14本书,中年人的童话故事 翻书党
2020-09-16 晚清高官的日常烦恼:纠结于服药与否的曾国藩 翻书党
2020-09-16 阿加莎·克里斯蒂诞辰130年|阿婆作品的影视改编之路 翻书党
2020-09-16 讲座|清华大学国学院院长陈来:我所理解的宋明理学 翻书党
2020-09-16 女权主义作家?女权主义的背叛者? 翻书党
2020-09-16 什么是北京小吃? 翻书党
2020-09-16 蒙田的遗产:现代随笔四百年 翻书党
2020-09-16 诗人塞纳:“我的创作必将荣耀葡萄牙之名” 翻书党
2020-09-16 叙诡笔记|《梵天庐丛录》对霍元甲死因的“另类解读” 翻书党
2020-09-16 木兰辞,像极了一个小镇少女闯天下的故事 翻书党
2020-09-16 不自觉的历史①|1913年初的维也纳:在镀金天空下 翻书党

匿名用户只展示最新 300 条榜单历史,更多历史数据请登录后查看,支持时光机按天筛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