澎湃 ‧ 翻书党
订阅
1. 湃书单|澎湃新闻编辑们春节假期里在读的书 翻书党
2. 汉堡、薯条、方便面:现代速食的全球化 翻书党
3. 美国的反智主义:知识分子和民众之间横亘着一条巨大的鸿沟 翻书党
4. “我的读书经验”|虞万里:修身与读书互为因果 翻书党
5. 数字媒介时代:我们不是迈向更高级的未来,而是更高级的过去 翻书党
6. 线上读书会|梁鸿×贾樟柯:梁庄十年,回望故乡 翻书党
7. 专访|席云舒:研究胡适,不懂西方哲学是个严重的缺陷 翻书党
8. 小说是寂寞的事业:作家双翅目的幻想世界 翻书党
9. 柯尔律治试图帮助华兹华斯写出对时代更有现实意义的诗歌 翻书党
10. 花信风:士大夫好闲阶级的游戏,还是科学的花期指南? 翻书党
11. 2月译著联合书单|发明男性气概 翻书党
12. 胡适与《脂砚斋重评石头记》的影印发行 翻书党
13. 巴别尔:哀婉的神学 翻书党
14. 乐观主义与以色列科技产业的成功 翻书党
15. 全球各地的癌症数据有何差异 翻书党
16. 亚森·罗平的诞生与在中国的传播:江洋大盗还是热心肠侠客? 翻书党
17. 专访|格桑卓玛:整理《喜马拉雅童话》是我应有的使命 翻书党
18. 餐桌上的危机:鸡肉还能不能吃? 翻书党
19. 叙诡笔记|当牛“托梦”的时候,它会托付些什么? 翻书党
20. 乾隆三十年,一支锡伯部落的远征 翻书党
21. 朱海就:学习经济学有什么用? 翻书党
22. 讲座|方钦:经济学能够让我们生活得更幸福吗? 翻书党
23. 讲座|北大艺术学院教授丁宁:真假之中的西方美术 翻书党
24. 张炜:某种食物会顽固而执拗地把一个人拖回童年 翻书党
25. “零人类缺陷”的巴赫与爆炸式气质的贝多芬 翻书党
26. 关于写作困难症,伟大作家们怎么说 翻书党
27. 世界文学新动向|乔治·桑德斯遇见俄罗斯文豪 翻书党
28. 张伟劼:在墨西哥,寻找鲁尔福 翻书党
29. 《刺杀小说家》:小说能改变现实吗? 翻书党
30. 高脂肪饮食争议 翻书党
更新于 5 分钟前

历史数据已过滤上面最新数据

2021-02-28 汉堡、薯条、方便面:现代速食的全球化 翻书党
2021-02-27 美国的反智主义:知识分子和民众之间横亘着一条巨大的鸿沟 翻书党
2021-02-26 “我的读书经验”|虞万里:修身与读书互为因果 翻书党
2021-02-26 数字媒介时代:我们不是迈向更高级的未来,而是更高级的过去 翻书党
2021-02-26 线上读书会|梁鸿×贾樟柯:梁庄十年,回望故乡 翻书党
2021-02-26 专访|席云舒:研究胡适,不懂西方哲学是个严重的缺陷 翻书党
2021-02-25 小说是寂寞的事业:作家双翅目的幻想世界 翻书党
2021-02-25 柯尔律治试图帮助华兹华斯写出对时代更有现实意义的诗歌 翻书党
2021-02-24 花信风:士大夫好闲阶级的游戏,还是科学的花期指南? 翻书党
2021-02-24 2月译著联合书单|发明男性气概 翻书党
2021-02-24 胡适与《脂砚斋重评石头记》的影印发行 翻书党
2021-02-23 巴别尔:哀婉的神学 翻书党
2021-02-23 乐观主义与以色列科技产业的成功 翻书党
2021-02-23 全球各地的癌症数据有何差异 翻书党
2021-02-22 亚森·罗平的诞生与在中国的传播:江洋大盗还是热心肠侠客? 翻书党
2021-02-22 专访|格桑卓玛:整理《喜马拉雅童话》是我应有的使命 翻书党
2021-02-21 餐桌上的危机:鸡肉还能不能吃? 翻书党
2021-02-20 叙诡笔记|当牛“托梦”的时候,它会托付些什么? 翻书党
2021-02-20 乾隆三十年,一支锡伯部落的远征 翻书党
2021-02-19 朱海就:学习经济学有什么用? 翻书党
2021-02-19 讲座|方钦:经济学能够让我们生活得更幸福吗? 翻书党
2021-02-18 讲座|北大艺术学院教授丁宁:真假之中的西方美术 翻书党
2021-02-18 张炜:某种食物会顽固而执拗地把一个人拖回童年 翻书党
2021-02-17 “零人类缺陷”的巴赫与爆炸式气质的贝多芬 翻书党
2021-02-17 关于写作困难症,伟大作家们怎么说 翻书党
2021-02-16 世界文学新动向|乔治·桑德斯遇见俄罗斯文豪 翻书党
2021-02-15 湃书单|澎湃新闻编辑们春节假期里在读的书 翻书党
2021-02-14 张伟劼:在墨西哥,寻找鲁尔福 翻书党
2021-02-14 《刺杀小说家》:小说能改变现实吗? 翻书党
2021-02-13 高脂肪饮食争议 翻书党
2021-02-12 陈舜臣:1980年,春联常用词有哪些 翻书党
2021-02-12 赵珩:春在闲情雅趣中 翻书党
2021-02-11 对联,应该是我见过的最早的文字 翻书党
2021-02-11 辛德勇读《史记》|太史公笔下的新年都是怎样的年? 翻书党
2021-02-11 讲座|陈子善:现代文学文献研究的若干重要问题 翻书党
2021-02-10 改变人类历史的自然灾害:“博拉”旋风促成了孟加拉国的诞生 翻书党
2021-02-10 2月文艺联合书单|魔术师和他的女人走了 翻书党
2021-02-09 《四十二章经》是部什么书? 翻书党
2021-02-09 小调查|哪些书的结局,让你出乎意料? 翻书党
2021-02-09 专访︱王元崇:晚清时分的中美相遇,为今日世界埋下哪些伏笔 翻书党
2021-02-08 八卦简史:八卦让人类始终有一种在家的亲切感 翻书党
2021-02-08 小说结尾句可以归纳,也可以拒绝归纳,甚至改变主题 翻书党
2021-02-07 建构主义的教学方法主要打击的是缺乏资源的学生 翻书党
2021-02-06 叙诡笔记|牛年说牛:一种和“劝善”相关的动物 翻书党
2021-02-06 视频|梁鸿:被催婚,是我们不懂事还是家长不懂事? 翻书党
2021-02-05 隐私仍是有呼吸的“生命体”,只是需要紧急恢复 翻书党
2021-02-05 山那边——旗山脚下的梦想与追忆 翻书党
2021-02-05 线上读书会|山海会相逢:国产史诗剧和乡土现实主义 翻书党
2021-02-04 刘擎:尼采的“超人”究竟是什么人 翻书党
2021-02-04 特朗斯特罗姆对游移于日常生活底下的黑暗力量深深着迷 翻书党
2021-02-03 格列佛船长的地图 翻书党
2021-02-03 汤因比:城市与未来人类的生活 翻书党
2021-02-03 江晓原|2020科学文化推荐书单(18种) 翻书党
2021-02-02 艾米莉诗歌中狂野失控的世界与《呼啸山庄》互为镜像 翻书党
2021-02-02 缅甸:历史过往依旧继续影响当代政治的显著例子 翻书党
2021-02-01 韩国平民文学浪潮的继承者金爱烂 翻书党
2021-02-01 讲座|本力:为什么做个好人很难? 翻书党
2021-02-01 2月人文社科中文原创好书榜|在城望乡:田野中国五讲 翻书党
2021-01-31 华兹华斯和康斯特布尔都具有对所有创造物的狂喜心情 翻书党
2021-01-30 尤瑟纳尔:荒山岛上的不朽者 翻书党
2021-01-30 杜拉斯:伍迪·艾伦与卓别林 翻书党
2021-01-29 童书FM|交朋友其实也不难 翻书党
2021-01-29 徐贲:18世纪启蒙运动再发现 翻书党
2021-01-29 线上读书会|当医疗照护只剩医疗却不见照护 翻书党
2021-01-28 1月人文社科联合书单|携带黄金鱼子酱的居鲁士 翻书党
2021-01-28 王立铭:人类能否彻底消灭新冠病毒? 翻书党
2021-01-27 陈天慈:怀念我的姑姑三毛 翻书党
2021-01-27 《坠落与重生》译后记|在我们的集体记忆里复活、永生 翻书党
2021-01-26 孤独是杜甫宿命中的人生抉择,但他拒绝以隐居来救赎自己 翻书党
2021-01-26 1月译著联合书单|自足的世俗社会 翻书党
2021-01-26 追念我们共同尊敬的长辈、熟悉的朋友沈昌文先生 翻书党
2021-01-25 不自觉的历史|在同一艘诺亚方舟上 翻书党
2021-01-25 知道怎么买书,就能知道怎么卖书:一位图书发行员的从业故事 翻书党
2021-01-25 苗炜:毛姆的八卦 翻书党
2021-01-24 微积分的力量:世界被一个神秘的数学分支彻底改变了 翻书党
2021-01-23 叙诡笔记|何首乌:古代笔记中最像“保健品小广告”的记载 翻书党
2021-01-23 “我的读书经验”|刘康:读书其实都是“读人” 翻书党
2021-01-22 讲座|北大艺术学院教授丁宁:拉斐尔的艺术之美 翻书党
2021-01-22 坂本龙一问答:生病的人啊…… 翻书党
2021-01-22 线上读书会|今天为什么需要读鲁迅? 翻书党
2021-01-21 研讨会|黑格尔的哲学遗产 翻书党
2021-01-21 对谈|许钧×毕飞宇:米兰·昆德拉就像他的小说那样是复调的 翻书党
2021-01-21 法国大革命前夕的图书销售旺地 翻书党
2021-01-20 林语堂看《浮生六记》:边缘文化人的西方视角解读 翻书党
2021-01-20 广东人爱吃的籼米是怎么从东南亚进入中国的 翻书党
2021-01-19 莫奈对浮世绘的借鉴和吸收远不止形式与色彩 翻书党
2021-01-19 为什么“早起的鸟儿有虫吃” 翻书党
2021-01-18 “我的读书经验”|陈尚君:在渴望中读书 翻书党
2021-01-18 童书·新书|故事主角下班后 翻书党
2021-01-17 寻访台湾地区的陶艺:最好的艺术就是生活本身 翻书党
2021-01-16 为你读诗|陈黎:春夜听冬之旅 翻书党
2021-01-16 荣新江:奉献大漠的考古人——张平先生 翻书党
2021-01-15 湃书单|澎湃新闻编辑们在读的13本书 翻书党
2021-01-15 北大哲学系教授韩水法:红楼形而上之梦 翻书党
2021-01-15 线上读书会|略说我的三位国学老师:王元化、饶宗颐、赖高翔 翻书党
2021-01-14 张旭东:如何理解当代文学 翻书党
2021-01-14 人类的身份认同一直并将永远是一项进行中的工作 翻书党
2021-01-14 面对弹劾,美国总统可以赦免自己吗? 翻书党
2021-01-13 犹太思想家弗洛伊德与阿德勒的冲撞与缠斗 翻书党
2021-01-13 奥登:一旦你读了卡瓦菲斯的诗,就会忘记这篇文章 翻书党
2021-01-12 专访|TASCHEN:图书是由编辑质量驱动的,而不是算法 翻书党
2021-01-12 我们今天所面临的挑战是在每个个体的日常生活中发现意义 翻书党
2021-01-11 绘就银幕野火春风:严寄洲的电影生涯 翻书党
2021-01-11 世界文学新动向|阿特伍德最新诗集出版 翻书党
2021-01-11 给青年小说家、青年诗人、青年作家……的信 翻书党
2021-01-10 纪念|胡洪侠:说不完的沈公读不完的书 翻书党
2021-01-10 1月文艺联合书单|我为什么自己的书一本没写 翻书党
2021-01-09 叙诡笔记|雪中虎:“罪人子”是怎样逆袭成直隶总督的 翻书党
2021-01-09 图书2020|2020年巫术类著述经眼录 翻书党
2021-01-08 绘画形式犹如加在身上的一件衣服,氛围才有沦肌浃髓之感 翻书党
2021-01-08 线上读书会|《西游补》:孙悟空的盗梦空间 翻书党
2021-01-07 被川端康成盛赞的日本国宝级染织家:一色一生 翻书党
2021-01-07 “我的读书经验”|陈子善:要有眼光选择适合自己的书 翻书党
2021-01-07 最该读培根的是青年人,人生也许可以少走一些弯路 翻书党
2021-01-06 浪漫之爱已被同化在反思时代的意识中成了被嘲弄和讽刺的对象 翻书党
2021-01-06 对谈|布克奖作家保罗·比第的《背叛》是怎样一部小说? 翻书党
2021-01-05 宫崎骏80岁生日,《龙猫》首次官方授权简体中文绘本出版 翻书党
2021-01-05 刘跃进:从师记 翻书党
2021-01-05 梭罗思考自己跟自然的关系坚持了二十四年之久 翻书党
2021-01-04 门罗与女性写作:真实地生活在一片泥泞的男性世界 翻书党
2021-01-04 很久很久以前,《格林童话》想说的是什么? 翻书党
2021-01-04 天下秩序|历史视野与现实观照 翻书党
2021-01-03 人工智能时代,哪些是低危职业 翻书党
2021-01-03 第五季“加油!书店”跨年夜:书店带给人的美好正在于此 翻书党
2021-01-02 用文学的视角审视时代 翻书党
2021-01-01 线上读书会|“二本学生”怎么啦? 翻书党
2021-01-01 书讯|陆陇其诞辰390周年,《陆陇其全集》在浙江平湖首发 翻书党
2021-01-01 1月人文社科中文原创好书榜丨千古兰亭:王羲之的思想与书法 翻书党
2020-12-31 纪念|2020年逝世的文学大师 翻书党
2020-12-31 2020复旦源恺优秀著作奖颁发,支持学术著作和辑刊的出版 翻书党
2020-12-31 史铁生逝世十周年|那些我说不出的叹息,你都替我说了 翻书党
2020-12-31 原创图画书《鄂温克的驼鹿》荣获2020年度美国伊索荣誉奖 翻书党
2020-12-30 钟芳玲:匹兹堡书店忆旧 翻书党
2020-12-30 讲座|严飞:悬浮时代,商品、金钱与我们的关系 翻书党
2020-12-29 北大西班牙语专业创建60周年|​​​​苏振兴:漫漫求学路 翻书党
2020-12-29 北大西班牙语专业创建60周年|记一位译者刘君强 翻书党
2020-12-29 北大西班牙语专业创建60周年|从读书迷成长起来的西语大师 翻书党
2020-12-29 国家·民间慈善·难民——1947年上海“寄柩所风波”始末 翻书党
2020-12-29 写在《梁启勋文集》出版之际:梁启超胞弟梁启勋的词学研究 翻书党
2020-12-28 北大西班牙语专业创建60周年|徐世澄:我的学问人生 翻书党
2020-12-28 北大西班牙语专业创建60周年|赵振江:我的大学生活 翻书党
2020-12-28 北大西班牙语专业创建60周年|沈石岩:西班牙语翻译事业 翻书党
2020-12-28 12月人文社科联合书单|拯救婴儿?新生儿基因筛查之谜 翻书党
2020-12-27 “阴阳师”野村万斋:我所认为的“教养” 翻书党
2020-12-27 育儿书总是反映了人们看待儿童的意识和对儿童的愿望 翻书党
2020-12-26 “我的读书经验”|陈思和:好书是可以读一辈子的 翻书党
2020-12-26 “我的读书经验”|徐俊:要有机会去打一口深井 翻书党
2020-12-26 “我的读书经验”|荣新江:一本本书翻下去 翻书党
2020-12-26 叙诡笔记|雪鬼为祟:清代发生的一起“闪灵”大案 翻书党
2020-12-25 对谈|阅读史——新闻与历史的交光互影 翻书党
2020-12-25 纽约书景|从上城到中城:“书陈十八里” 翻书党
2020-12-25 理解网飞文化的底层逻辑 翻书党
2020-12-25 线上读书会|从疫情哲思新生活 翻书党
2020-12-24 12月译著联合书单|数字时代的市场竞争与大众福利 翻书党
2020-12-24 尼采是自然主义者吗? 翻书党
2020-12-24 座谈|“旅顺博物馆藏新疆出土汉文文献”首次全面整理出版 翻书党
2020-12-24 美国书业2020:最好的最坏的年代 翻书党
2020-12-23 先进美好,却致命淌血:托马斯·品钦的隐匿赛博空间 翻书党
2020-12-23 吴国盛:技术不仅规定了世界,也规定了人本身 翻书党
2020-12-22 《书城》每月荐书 | 这个小时属于你 翻书党
2020-12-22 席云舒:胡适英文文献的挖掘与整理 翻书党
2020-12-22 童书·新书|当世界年纪还小的时候 翻书党
2020-12-21 李超杰:论张世英对黑格尔学术的贡献 翻书党
2020-12-21 床与棺之间——关于生死的当下故事 翻书党
2020-12-21 谁是千代尼?——俳句三圣外又一骄/娇 翻书党
2020-12-20 张晓崧:我的父亲张世英 翻书党
2020-12-20 美食进阶阅读指南 翻书党
2020-12-19 帕慕克:阿拉·古勒的伊斯坦布尔,也是我的伊斯坦布尔 翻书党
2020-12-18 蒋介石为什么要刺杀陶成章? 翻书党
2020-12-18 线上读书会|清宫如何过元旦 翻书党
2020-12-18 古籍新书·2020年冬季|五礼通考 翻书党
2020-12-18 图书2020|《书城》“年终特别书单” 翻书党
2020-12-17 专访|徐文堪谈《学术集林》的编辑往事 翻书党
2020-12-17 小调查|你如今还跟人借书吗? 翻书党
2020-12-16 图书2020|未必有成,却值得热切对待——庚子阅读小札 翻书党
2020-12-16 小调查|天才、强者、普通人:你眼中的贝多芬 翻书党
2020-12-16 贝多芬的遗产|晚期作品中的变奏曲情结 翻书党
2020-12-15 湃书单|澎湃编辑们推荐的2020年度十大好书 翻书党
2020-12-15 悲伤是一种对待“失去”的情感反应 翻书党
2020-12-14 2021年进入公版领域的国内外作家有哪些? 翻书党
2020-12-14 讲座|中国古代战争的神话、想象与细节 翻书党
2020-12-14 美好人生就是跟真正重要的东西产生联系 翻书党
2020-12-14 彭小莲:向死而生的黄宗英 翻书党
2020-12-13 王家葵《本草博物志》:用现代科学知识解析本草历史上的疑案 翻书党
2020-12-13 中国网络文学的创始人是一群深患“阅读饥渴症”的生意人 翻书党
2020-12-12 叙诡笔记|韦小宝在平西王府看见的“奇物”只是三分之二 翻书党
2020-12-11 金莹:日本酱油的故事 翻书党
2020-12-11 线上读书会|上流父母皆祸害 翻书党
2020-12-10 图书2020|这一年读过的中国文学研究新著 翻书党
2020-12-10 12月文艺联合书单|所有男人都是消耗品 翻书党
2020-12-10 艾米莉·狄金森诞辰190周年 | 了解她的另一种方式 翻书党
2020-12-09 2020“最差性描写奖”取消,评选人:今年的糟心事够多了 翻书党
2020-12-09 樊树志:“一代完人”刘宗周 翻书党
2020-12-09 碎片:我们为何迷恋作家的写作“周边” 翻书党
2020-12-08 世界文学新动向|2020图书盘点开始了 翻书党
2020-12-08 讲座|朱岳:“内向世代” 翻书党
2020-12-08 图书2020︱学者、媒体人和出版人评出的中华聚珍年度十佳 翻书党
2020-12-08 图书2020︱2020年最古怪的英文书名 翻书党
2020-12-07 不自觉的历史|美军战俘营里两个掷骰子的孩子 翻书党
2020-12-07 法朗士:在福楼拜身上包含着一切可能的矛盾 翻书党

匿名用户只展示最新 300 条榜单历史,更多历史数据请登录后查看,支持时光机按天筛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