澎湃 ‧ 翻书党
订阅

近期历史最近 100 条记录

2022-10-21 新知识时代的学术、学科与话语:《光启文库》出版座谈会
2022-09-06 女人有趣的人生后半场从闭经开始 翻书党
2022-09-06 李商隐的婚姻:帘外辛夷定已开 翻书党
2022-09-05 巴尔米拉艺术:多样性自会开辟出一条创造之路 翻书党
2022-09-05 一位大师改编一部大师级的作品——歌德的《罗密欧与朱丽叶》 翻书党
2022-09-05 你有一封宛平南路600号的来信,请注意查收 翻书党
2022-09-04 王水照:统计学的方法在文学研究中使用要有限度 翻书党
2022-09-03 《左传》中最早的三角恋爱小说 翻书党
2022-09-02 寻书欧洲|在苏格兰的乡下:一位女士守护着5000册古书 翻书党
2022-09-02 我们在不同的温度沸腾,但借由散文成为女性情感共同体 翻书党
2022-09-02 线上读书会|神明与市民:城隍信仰与上海风俗 翻书党
2022-09-01 讲座|槟榔:一颗小青果的两千年流行史 翻书党
2022-09-01 9月人文社科中文原创好书榜丨波斯锦与锁子甲 翻书党
2022-08-31 真读拉美|六十年后回溯拉美“文学爆炸” 翻书党
2022-08-31 梭罗一个人就扰动了文明世界,使这个满足的世界有了一种不安 翻书党
2022-08-30 “废除文科学部”的冲击:从“文理之争”到“大写”的大学 翻书党
2022-08-30 人类的生活水准在整个历史进程中持续提高是一种错觉 翻书党
2022-08-29 王赓武:我觉得应该把故事说出来 翻书党
2022-08-29 王占黑:不疯狂的原始人 翻书党
2022-08-28 8月人文社科联合书单|“废除文科学部”的冲击 翻书党
2022-08-27 叙诡笔记|雷公除妖:三种动物最易“挨劈” 翻书党
2022-08-26 寻书欧洲|浪漫城堡的主人:只收藏“漂亮”书 翻书党
2022-08-26 8月译著联合书单|从格林童话到哈利·波特 翻书党
2022-08-26 线上读书会|也许,我们需要书店 翻书党
2022-08-25 与林青霞谈心——访《谈心》作者金圣华教授 翻书党
2022-08-25 赖瑞和遗著:写给女儿的人类演化史 翻书党
2022-08-24 8月语言学联合书单|语言濒危状态个案研究 翻书党
2022-08-24 张国刚|白居易的诗意人生 翻书党
2022-08-23 用脑科学原理分析世界经典名篇 翻书党
2022-08-23 从地图探寻文明的细节:作为精神科医生的历史地图集作者 翻书党
2022-08-22 破产书商札记:猫是理想的文学伴侣 翻书党
2022-08-22 德彪西诞辰160周年|他是西方现代音乐的开山鼻祖 翻书党
2022-08-22 童书·新书|林间最后的小孩 翻书党
2022-08-21 中国大猫:野生猫科动物保护综述 翻书党
2022-08-20 钱君匋:诗有境,境入印 翻书党
2022-08-20 黄天骥丨饮食美学和科学的结合 翻书党
2022-08-19 寻书欧洲|安吉莉卡图书馆:欧洲第一个公共图书馆 翻书党
2022-08-19 线上读书会|苏东坡的美食地图 翻书党
2022-08-18 阿多诺与本雅明:友谊的辩证法 翻书党
2022-08-18 3万年来,人类积累了哪些应对气候变化的经验和教训? 翻书党
2022-08-17 粤菜名厨的上海往事 翻书党
2022-08-17 专访|陆晞明:硬笔书法绝对是可以速成的 翻书党
2022-08-16 午夜之子:星座图背后的故事 翻书党
2022-08-16 萨莉·鲁尼:年过三十的千禧一代,真的拥有了美丽的世界? 翻书党
2022-08-15 湃书单|澎湃新闻编辑在读的8本中文原创书:复出的王朔 翻书党
2022-08-15 通过改编,《弗兰肯斯坦》被不断重塑,反映着时代的科学思想 翻书党
2022-08-15 视频|李冬君:最懂李煜的人是宋徽宗? 翻书党
2022-08-14 残障人士的家庭中常常会隐藏着一张愧疚之网 翻书党
2022-08-13 叙诡笔记|雷青天,除了“不孝子”还会劈谁? 翻书党
2022-08-12 寻书欧洲|藏在苏格兰深山里的图书馆:世界最早的工人图书馆 翻书党
2022-08-12 韦兵丨“处处驱役常驰走”——冥财焚烧与车夫力士 翻书党
2022-08-12 线上读书会|阅读能治病吗? 翻书党
2022-08-11 更多的只是些常规路线,而不是某种必然性 翻书党
2022-08-11 莱布雷希特专栏:指挥家,请你们离钢琴远点儿! 翻书党
2022-08-11 三宅一生:不想被称为艺术家,也不想被贴上“日本”的标签 翻书党
2022-08-10 专访|诗人李建春:从大冶到武汉,游历四十载 翻书党
2022-08-10 8月文艺联合书单|浅草九宫鸟 翻书党
2022-08-09 发光的骨头:“五个必死女人”的诉讼 翻书党
2022-08-09 与同时代日本人的比较中,感受后藤朝太郎投向中国的视线 翻书党
2022-08-08 流亡上海:二战时期来华犹太人的故事 翻书党
2022-08-08 苏轼兄弟算“高考移民”吗? 翻书党
2022-08-07 是不是只在最高档星级餐厅就餐?——米其林美食观察员的自白 翻书党
2022-08-06 醉心戏曲:伶人君王李存勖 翻书党
2022-08-05 寻书欧洲|中世纪世界地图:奇珍异兽像是出自《山海经》 翻书党
2022-08-05 孤芳自赏的尺度:板瓦·插花 翻书党
2022-08-05 线上读书会|李赋宁:我的英语人生 翻书党
2022-08-04 婚姻曾经是令生活安定的方式,现在只有确定伴侣生活稳定才会结婚 翻书党
2022-08-04 讲座|谁该为安史之乱负责,唐玄宗、杨贵妃还是安禄山? 翻书党
2022-08-04 从《忧郁的解剖》到新经验主义:18世纪显微镜下的鸦片 翻书党
2022-08-03 徐英瑾|没有解释,就没有意识 翻书党
2022-08-03 《日日杂记》里写了很多饮食,提到了熟人和朋友,所见的风物 翻书党
2022-08-03 钟芳玲|疫情下的北加州国际古书展 翻书党
2022-08-02 辛德勇:一个历史学家的藏书与读书 翻书党
2022-08-02 早期杂志是如何完成消费教育、社会想象植入和商品平常化的? 翻书党
2022-08-01 地球经济的繁荣能在外星文明得以可持续复制吗? 翻书党
2022-08-01 8月人文社科中文原创好书榜|中国巫性美学 翻书党
2022-07-31 插在木乃伊绷带之间的法尤姆肖像木版画 翻书党
2022-07-31 乾隆帝与避暑山庄千尺雪 翻书党
2022-07-30 叙诡笔记|抛出这样的“利器”,就能活捉雷公 翻书党
2022-07-30 陈继儒放弃科举体制,却引领了晚明江南士人新时尚 翻书党
2022-07-30 赵孟頫逝世700周年|一位绝世全才的喑哑与呼啸 翻书党
2022-07-29 寻书欧洲|挪威最美图书馆:爱书人的新天堂 翻书党
2022-07-29 专访|沈刚:换一种思维来梳理中国帝制时期政治发展的通史 翻书党
2022-07-29 古籍传承,赓续文脉 翻书党
2022-07-29 线上读书会|透视美国:那些我们不知道的权力真相 翻书党
2022-07-29 古籍传承,赓续文脉丨方广锠:敦煌古籍数字化我们已做了十年 翻书党
2022-07-28 《茶花女》的诞生:小仲马与“茶花女”玛丽·杜普莱西的纠葛 翻书党
2022-07-28 专访|蔡恒平:隔空猜想村上春树 翻书党
2022-07-28 7月人文社科联合书单|毫无意义的工作 翻书党
2022-07-28 古籍传承,赓续文脉丨陈尚君:要重视上海开埠以后文献的整理 翻书党
2022-07-27 对谈|关于养老送终:日本社会中的“在宅一人死” 翻书党
2022-07-27 艾瑞克·霍布斯鲍姆:我们活在一个通俗化的黄金时代 翻书党
2022-07-27 古籍传承,赓续文脉丨李国章:古籍人才培养是关键 翻书党
2022-07-26 视频|李冬君:人不能和自己和解 翻书党
2022-07-26 7月译著联合书单|风险的接受:社会科学的视角 翻书党
2022-07-26 古籍传承,赓续文脉丨刘永翔:一本一本翻出来的学问 翻书党
2022-07-25 史念海:最早的运河 翻书党
2022-07-25 7月语言学联合书单|欺诈性广告中模糊话语的批评语用研究 翻书党
2022-07-25 古籍传承,赓续文脉丨严佐之:将古籍整理作为志业 翻书党
2022-07-24 外卖箱上的征婚广告与“男小哥”“女小哥”的姻缘 翻书党

匿名用户只展示最新 100 条榜单历史,更多历史数据请登录后查看,支持时光机按天筛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