澎湃 ‧ 思想
订阅

历史数据已过滤上面最新数据

2021-02-28 上海书评|黄天骥谈中国古代戏曲研究 上海书评
2021-02-28 蔡国强:归来仍在路上 艺术评论
2021-02-27 陈丹燕:找回我们的“海上国潮” 文化课
2021-02-27 从波提切利到梵高,澳大利亚将展英国国家美术馆名作 艺术评论
2021-02-26 科幻世界回应“银河奖征文”抄袭:有四类作品是“重灾区” 文化课
2021-02-26 非遗寻访|光烛元宵之美,走近“江南灯王”的动物灯彩 艺术评论
2021-02-25 马上评|让张桂梅的战斗没有“最后”,是对她最好的慰藉 澎湃评论
2021-02-25 谭其骧诞辰110年︱葛剑雄:谭先生与《中国历史大辞典》 私家历史
2021-02-25 又是一年赏梅时,看历代名迹里的暗香与疏影 古代艺术
2021-02-24 纪念|如果你知道“城市之光”和垮掉派,就不会忘记费林盖蒂 文化课
2021-02-24 【社论】保护老年人权益,新情况要有新办法 社论
2021-02-24 圆明园发布365张珍贵老照片,十二兽首中龙首照片曝光 古代艺术
2021-02-24 垮掉派诗人劳伦斯·费林盖蒂去世,享年101岁 文化课
2021-02-24 非遗寻访 | 张伟忠谈嘉定竹刻:用刀如笔,不能缺了文气 艺术评论
2021-02-23 得州停电风波:与其说是新旧能源之争,不如说是天灾遇上人祸 思想市场
2021-02-23 张伯苓逝世七十周年:“奥运三问”与“爱国三问”再省思 私家历史
2021-02-23 曾煕书札中的挚友与师生之情:从丁立钧看到谭延闿张大千 艺术评论
2021-02-22 度尽劫波:杭侃谈天龙山石窟的历史与艺术 古代艺术
2021-02-22 许知远《吐槽大会》“文化吐槽”,知识分子这样登热搜是好事 文化课
2021-02-22 马上评|家务劳动值多少钱?这起判决为全职太太撑腰 澎湃评论
2021-02-22 全球城市观察|“绅士化”是善还是恶 市政厅
2021-02-22 梵高与霍克尼的“隔空对话”:休斯顿新展“自然的欢愉” 艺术评论
2021-02-21 时隔八年余华出新长篇《文城》,一个发生于清末民初时的故事 文化课
2021-02-21 上海书评|江勇振谈蒋廷黻与胡适 上海书评
2021-02-20 马上评|这首小诗,为何全网挂了一整天 澎湃评论
2021-02-20 赶“死线”:高校青年教师的时间困境 文化课
2021-02-20 对话|吴昌硕曾孙谈曾祖父与上海:金石之力,草木之心 艺术评论
2021-02-19 毕加索与牛:走过的路,会连线成一只“弥诺陶洛斯” 艺术评论
2021-02-18 “云上书榜”发布年度榜,《繁花》是世纪朵云年度最畅销图书 文化课
2021-02-18 【社论】让我们在春风中奔跑 社论
2021-02-18 正月初七是“人日”:墨迹数行,人得春来喜气迎 古代艺术
2021-02-17 优质网络文学IP改编影视剧潜力巨大、体现担当 异次元
2021-02-16 就地过年|人间亲情在,年就在 澎湃评论
2021-02-16 五问科创新风|燃料电池:基础材料国产化和降成本是关键 智库报告
2021-02-15 岁朝时节的隐士们:晚明山水画中的山居村庆与元旦试题 古代艺术
2021-02-14 留住老上海|90岁的淮海大楼:恢复历史,回归民生 艺术评论
2021-02-13 年画之美|民俗“戏出”里的岁朝娃娃与重耳走国 艺术评论
2021-02-12 年画之美|“春牛图”里的洪福天齐与天下太平 艺术评论
2021-02-12 红色起点|《巾帼的黎明》:从平民女校走上革命道路 文化课
2021-02-12 流失海外一个世纪,天龙山石窟佛首回归祖国 古代艺术
2021-02-11 就地过年|或许是融入新“故乡”的开始 澎湃评论
2021-02-10 听书、直播、书法大赛……快来打开这份“世纪阅读大礼包” 文化课
2021-02-10 【社论】年味,就是家的味道 社论
2021-02-10 辛德勇:由所谓《李训墓志》谈谈我的石刻研究 私家历史
2021-02-10 气贺泽保规:新发现《李训墓志》与吉备真备 私家历史
2021-02-10 上海书评|远去的一百七十年:读一本旧时的太平天国史新作 上海书评
2021-02-10 现场|吴昌硕与上海:集结百余缶翁作品,金石用笔贯穿始终 艺术评论
2021-02-10 故宫今呈“吉祥如意”:从画中如意看到清宫旧藏如意 古代艺术
2021-02-09 我读︱丁晨楠:19世纪中美相遇之下的朝鲜半岛 私家历史
2021-02-09 专访︱王元崇:晚清时分的中美相遇,为今日世界埋下哪些伏笔 翻书党
2021-02-09 观展|从陆小曼等十二位女画家群像看“她们的芳华” 艺术评论
2021-02-09 马金瑜回应七大质疑:怕被笑话,不愿承认自己是个弱者 文化课
2021-02-08 沙青青︱“我不希望战争的历史被人遗忘”:悼半藤一利 上海书评
2021-02-07 过文艺年|年味有书香,沪上60家书店开启新春阅读活动 文化课
2021-02-07 上海书评|王飞仙谈版权与现代中国 上海书评
2021-02-06 视频|梁鸿:被催婚,是我们不懂事还是家长不懂事? 翻书党
2021-02-06 纪念宿白先生|田凯:行走中原——宿白先生与河南考古 上海书评
2021-02-06 百年前欧洲艺术家如何拼贴与重塑世界?MoMA新展里的视野 艺术评论
2021-02-05 上博新年新展知多少:从“海上千年书画”看到明清缂绣 古代艺术
2021-02-05 《大学语文》40年,为无数青年打下人生底色 文化课
2021-02-05 【社论】让保护的脚步跑赢它们消失的速度 社论
2021-02-05 孙凝翔|游戏研究怎么玩? 上海书评
2021-02-05 中国考古百年|如何发现与重识仰韶,追寻华夏文明的源头 古代艺术
2021-02-05 渠敬东|我的老师,我的世界——怀念苏国勋先生 上海书评
2021-02-04 浙派人物画家吴山明辞世,探索人物画中宿墨与水的结合 艺术评论
2021-02-04 杜先菊︱菲利普·罗斯:平行线叠加的《反美阴谋》 上海书评
2021-02-04 “建筑可阅读”再升级,拿这张推荐榜单一起去打卡 文化课
2021-02-04 北朝与隋唐艺术里的胡人发型与“剪头胡雏” 古代艺术
2021-02-03 讨论|新型男性气质和过时男性气质 文化课
2021-02-03 毛尖|如果你竟然不打牌 上海书评
2021-02-03 对话|浦东美术馆今夏开馆,泰特如何投来第一缕“光” 艺术评论
2021-02-02 纪念宿白先生|李水城:一日受教,终身受益 上海书评
2021-02-02 专访|从里至表,近百年的武夷路历史街区如何延续活力? 艺术评论
2021-02-01 马上评|像管学生带手机一样管住“学校用手机布置作业” 澎湃评论
2021-02-01 艺术的“上海时间”⑩|一江一河,见证城市的文脉与未来 艺术评论
2021-01-31 上海书评|李文杰谈晚清的文书政治 上海书评
2021-01-30 尤瑟纳尔:荒山岛上的不朽者 翻书党
2021-01-30 大足石刻与苏州的初相遇,与苏州人的“再相逢” 古代艺术
2021-01-29 【社论】别让盲盒成为“黑箱”经济 社论
2021-01-29 耄耋名家印象记|萧耘春:寂寞读书,寂寞写章草 艺术评论
2021-01-28 深度呈现“吴昌硕与上海”,中华艺术宫公布春节展览 艺术评论
2021-01-28 【社论】确保平安春运,过个健康好年 社论
2021-01-28 魂归何处:淞沪抗战中的“人口失踪”事件 私家历史
2021-01-28 艺术的“上海时间”⑨|“诗歌级位置”的浦东美术馆初探 艺术评论
2021-01-27 法国蓬皮杜2023年底将闭馆三年,首次进行重大翻修 艺术评论
2021-01-27 【社论】中国人一起使劲,过好这个中国年 社论
2021-01-27 书店+咖啡|在作家书店,咖啡以文学之名 文化课
2021-01-27 这些木版画与刻刀,见证了鲁迅当年对年轻版画家的扶持 艺术评论
2021-01-26 【社论】就地过年,每个人都了不起 社论
2021-01-26 古窑址寻访③|“窑”望古今:从明清皇家御窑到国家遗址公园 古代艺术
2021-01-25 【社论】十项实事项目,民生礼包很称心 社论
2021-01-25 马上评丨“干”字当头,加快把新蓝图变成施工图 澎湃评论
2021-01-25 郑重|印象里的谢稚柳翰札墨迹,渐去渐远的淡淡背影 艺术评论
2021-01-24 马上评|租赁房、旧改发力,上海“房住不炒”出实招 澎湃评论
2021-01-24 马孟龙:寻找失落的汉代灵州县 私家历史
2021-01-24 上海书评︱沈迦谈寻找苏慧廉 上海书评
2021-01-23 马上评|上海流调报告“不提人”为何被点赞? 澎湃评论
2021-01-23 刘丁一读《堂斗》︱“天地会”在纽约 上海书评
2021-01-23 双阳评《堂斗》︱从“堂斗”到“共存”:唐人街的华人社团 上海书评
2021-01-22 圆桌|从刘海粟“笔底云烟”,反思百年美术运动与当下创作 艺术评论
2021-01-22 美国历史学者的观察:从内战和重建的历史看国会山暴力事件 私家历史
2021-01-22 马上评|“没人看的UP主”冲上热搜,这是生命的涟漪 澎湃评论
2021-01-22 蒙德里安特展,见证一种纯粹的审美与抽象 艺术评论
2021-01-21 十七世纪以来的中外报刊,留下了哪些历史的底稿? 文化课
2021-01-21 马上评|疫情常态化防控,筑牢联防联控底线 澎湃评论
2021-01-21 艺术的“上海时间”⑧|从吴昌硕的浦东到让·努维尔的设计 艺术评论
2021-01-20 反对代孕的时候,到底应该反对什么 澎湃研究所
2021-01-20 深观察|微信10年,我们的社交更顺畅了吗? 澎湃评论
2021-01-20 马上评|非必要不留校VS非必要不返乡,别让学生左右为难 澎湃评论
2021-01-20 往事|周鍊霞仕女画与其丈夫徐晚蘋摄影的影响 艺术评论
2021-01-20 《丁丁历险记》中国元素封面画稿刷新漫画拍卖纪录 艺术评论
2021-01-20 夏春锦丨声气相通——谷林与锺叔河的往来书信 上海书评
2021-01-19 每16万人拥有一座博物馆,上海市博物馆年度报告公布 古代艺术
2021-01-19 讨论|跨境代孕常出现哪些现实问题 文化课
2021-01-19 十上黄山又穿美国峡谷,“写生”如何贯穿了刘海粟艺术之路 艺术评论
2021-01-18 马上评|别让畸形的加班文化消解了奋斗的意义 澎湃评论
2021-01-18 物产中国·对话县长|高永胜:电商助力大红袍花椒走出太行山 澎湃研究所
2021-01-18 一周艺术人物|古根海姆的首席策展人,能否塑造多元愿景? 艺术评论
2021-01-17 永远的“旅之绘本”,94岁的日本绘本大师安野光雅走了 艺术评论
2021-01-17 上海书评丨秦志华谈出土文献的整理出版 上海书评
2021-01-16 荣新江:奉献大漠的考古人——张平先生 翻书党
2021-01-16 往事|叶恭绰与张大千艺文交往考释三则 艺术评论
2021-01-15 弹钢琴的快递员和过劳的年轻人:从工人文化宫到“水晶宫” 思想市场
2021-01-15 在吴大澂日记与信札中窥其生活及书风变化 古代艺术
2021-01-14 彩礼到底是给谁的?南方和北方的彩礼是一回事吗? 文化课
2021-01-14 弘一法师温州交游考 艺术评论
2021-01-13 纪念沈昌文|美术馆东街22号:沈公来见“付小姐” 文化课
2021-01-13 【地评线】石家庄开启擦玻璃模式:战疫过年两不误 澎湃评论
2021-01-13 聊不完的垃圾|乡村垃圾分类,可能比城市更好做 市政厅
2021-01-13 艺术的“上海时间”⑦|景观设计师眼中的“城市即展场” 艺术评论
2021-01-12 历史记疫|《人类大瘟疫》作者:关于疫苗犹豫,最担心阴谋论 私家历史
2021-01-12 对话|濑户内海“岛主”福武总一郎:用艺术与大城市“对抗” 艺术评论
2021-01-11 辛德勇|我对《罗氏墓志》书人的疑虑 私家历史
2021-01-11 一周艺术人物|鲁斯查解构美国元素,俄原美协主席因新冠辞世 艺术评论
2021-01-10 出版人沈昌文去世,享年90岁 文化课
2021-01-10 薛龙春谈王铎其人其书 上海书评
2021-01-10 展望2021|从博伊斯诞辰百年到但丁逝世七百年 艺术评论
2021-01-09 2020·年度阅读|关于美国资本主义史的11本书 私家历史
2021-01-09 图书2020|2020年巫术类著述经眼录 翻书党
2021-01-09 纪念|瀚海寻梦——影像里的冯其庸先生与玄奘之路 艺术评论
2021-01-08 村上春树《弃猫》:出于职责写了“父亲与战争”  文化课
2021-01-08 打破 “圈地自萌”,文学内部对话的可能与限度在哪里? 文化课
2021-01-08 展望2021| 文物特展“牛转乾坤”,故宫呈现历代人物 古代艺术
2021-01-07 推荐一本书:《血腥之所:国会中的暴力与内战起源》 私家历史
2021-01-07 吴梦麟|房山石经“再研究”,一项千年不衰的镌刻盛典 古代艺术
2021-01-06 城市的未来|被遮蔽的留流儿童父母之痛 澎湃研究所
2021-01-06 古窑访瓷记②|七百年窑火延续,“村村陶埏”是湖田 古代艺术
2021-01-05 韩式内卷,来了解一下? 文化课
2021-01-05 艺术的“上海时间”⑥ | 艺术特展真的“网红化”了吗 艺术评论
2021-01-04 很久很久以前,《格林童话》想说的是什么? 翻书党
2021-01-04 访谈︱包伟民:我的“目光向下”是想体现民众对历史的贡献 私家历史
2021-01-04 澎湃思想周报|新冠疫情下的各国新年;脱欧之后的英欧未来 思想市场
2021-01-04 方凯成评《后古典主义》︱正统与异端:中西之间的古典学建制 上海书评
2021-01-04 林风眠毁画始末考——略谈其存世作品的梳理 艺术评论
2021-01-03 诗与禅:禅宗革新运动与唐代文学发展 思想市场
2021-01-03 《赛博朋克2077》不过是赛博朋克的低劣复制品 思想市场
2021-01-03 梁治平谈法律与传统文化 上海书评
2021-01-03 台北故宫“笔歌墨舞”:韩幹猿马存疑,倪瓒修竹清逸 古代艺术
2021-01-03 展望2021|石黑一雄、村上春树……这些外国文学值得期待 文化课
2021-01-02 难忘2020|这一年的艺术展馆:用心策展,守望经典与人文 艺术评论
2021-01-02 《文化失忆》:如果不能全部记住,起码要了解一点遗忘的东西 文化课
2021-01-02 台北故宫藏南薰殿帝后像元旦启幕,呈现历代权力的“形状” 古代艺术
2021-01-01 专访丨毕飞宇:“江苏作协文化”是一份礼物,我们要维护它 文化课
2021-01-01 展望2021|这些欧美的展览未必“如期”,但总会“发生” 艺术评论
2021-01-01 澎湃评论|百年初心历久弥坚,百年大党永远年轻 澎湃评论
2021-01-01 展望2021丨文学刊物第一弹:我们的第一个故事 文化课
2020-12-31 难忘2020|这些如期举行的文化展会,看到上海智慧和创新 文化课
2020-12-31 难忘2020|这一年的艺术人物,那些真趣、宽阔与反思 艺术评论
2020-12-31 【新年献词】对生命的热爱是最通行的世界语言 社论
2020-12-31 2020备忘录:我希望用哭泣的树替代被移走的罗斯福雕塑 思想市场
2020-12-30 大型纪录片《故宫文物南迁》开机,深度呈现中华文脉延续播迁 古代艺术
2020-12-30 周锡瑞:纪念傅高义 私家历史
2020-12-30 难忘2020|这一年,文学界出了哪些新人新作? 文化课
2020-12-30 毕飞宇当选新一届江苏省作协主席 文化课
2020-12-30 难忘2020|最遗憾的那些展览,艺术之光却从未被掩盖 艺术评论
2020-12-30 难忘2020 | 那些走了的艺术家们,那些真实的过往 艺术评论
2020-12-29 纪念|再读马思聪《关于傅聪得奖》 文化课
2020-12-29 马上评|傅聪:收信人去了远方 澎湃评论
2020-12-29 对话|云冈研究院院长:把云冈石窟“搬出来”,是多年梦想 古代艺术
2020-12-29 纪念|顾维钧继女杨雪兰:继父大半生在海外,但他传统且爱国 文化课
2020-12-29 钢琴家傅聪因新冠肺炎在英国去世,其父系著名翻译家傅雷 逝者
2020-12-28 纪念|写《人间值得》的作家黄孝阳走了,年仅46岁 文化课
2020-12-28 教授在B站 | “复旦山哥”教你来算帐 文化课
2020-12-28 沿苏州河而行·贯通|河的一天 城市漫步
2020-12-28 古窑瓷源寻访记①|“浮出地面”的唐窑遗址,千年窑火宛在 古代艺术
2020-12-28 “西藏冒险王”王相军离世,曾受邀参加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 逝者
2020-12-27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|为自己的身体做主负责 澎湃评论
2020-12-27 刘朝晖谈外销瓷研究 上海书评
2020-12-27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|爱与相信,会把我们带进蔚蓝的2021 澎湃评论
2020-12-27 弘一法师诞辰140周年:两大特展追溯“一生两世三重天” 艺术评论
2020-12-26 “我的读书经验”|徐俊:要有机会去打一口深井 翻书党
2020-12-26 Seeing Voices:历史书写与“漫长的魏晋” 私家历史
2020-12-26 “两头婚”最重要的是平衡,但也保证了女方的赡养责任和权益 文化课
2020-12-26 一周观展指南|黄山白岳读渐江,足不出“沪”看云冈 艺术评论
2020-12-26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|回归确定但充满挑战的世界 澎湃评论
2020-12-25 劳动论·访谈|看见“幽灵工作” 思想市场
2020-12-25 现场|云冈第12窟“移动”来沪,同展百余文物与当代艺术 古代艺术
2020-12-25 马上评|谁来拯救“负债者联盟”? 澎湃评论
2020-12-25 难忘2020|出版界那么多外国经典重译,这是文学的需要吗 文化课
2020-12-25 艺术的“上海时间”⑤|工业遗产“变身”滨江展馆的因借体宜 艺术评论

匿名用户只展示最新 300 条榜单历史,更多历史数据请登录后查看,支持时光机按天筛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