澎湃 ‧ 思想
订阅

近期历史最近 100 条记录

2022-07-02 故宫花信|栀子:瓣香凡六出,却与雪花如 古代艺术
2022-07-01 现场|博物馆美术馆“重新回来了”:有新展,有延展 艺术评论
2022-07-01 往事|珂弗罗皮斯与张光宇等人的交游 艺术评论
2022-06-30 “走近”巴黎圣母院八百年图景:聆听风琴,见证加冕 艺术评论
2022-06-29 长三角议事厅·周报|杭州要打造的创新基金集群是什么? 澎湃研究所
2022-06-28 元代倪瓒画过的狮子林,680岁生日快乐! 古代艺术
2022-06-28 评展|第12届柏林双年展:指向现实,缺乏想象 艺术评论
2022-06-27 王东杰谈《探索幽冥》丨用“鬼类学”考察清代的知识和思想 私家历史
2022-06-27 伍尔芙和凡妮莎,在文学与艺术中互放光彩的姐妹 艺术评论
2022-06-26 上海书评|施珊珊谈生祠与明代政治 上海书评
2022-06-25 罗诉韦德案之前——一部堕胎争议的社会史 私家历史
2022-06-25 《吴昌硕全集》推出普及版,再现其金石人生 艺术评论
2022-06-24 马上评|高考“放榜”,愿每一份努力都不被辜负 澎湃评论
2022-06-24 疫情时期,上海图书馆线上读者翻倍增长 文化课
2022-06-24 卢浮宫展葡萄牙文艺复兴:敏锐而幽默的观察与叙事 艺术评论
2022-06-23 专访|林白:《北流》是一个容器,它可以无穷无尽地注下去 文化课
2022-06-23 蒙德里安诞辰150周年|他的艺术不仅限于视觉 艺术评论
2022-06-22 香港故宫今开馆:唐摹《兰亭序》、宋代孩儿枕都来了 古代艺术
2022-06-22 梵高的秘密:橄榄林飒飒声里,那古老的气息 艺术评论
2022-06-21 诗画二十四节气·夏至 古代艺术
2022-06-21 马上评|“轻伤”鉴定之后,对法外狂徒当除恶务尽 澎湃评论
2022-06-21 二十四节气|夏至:最早被确立的节气,也是古代重要的节日 文化课
2022-06-21 藏界|徐建华:​​​​​​​那些从谢稚柳刘旦宅而游的日子 艺术评论
2022-06-20 澎湃评论|他的歌词里有时代的脉搏与心跳 澎湃评论
2022-06-20 故宫花信|荷花:清韵悠远,水面闻香 古代艺术
2022-06-19 上海书评丨高彦颐谈清初社会的砚台与文匠 上海书评
2022-06-19 考古2021︱秦汉考古:云梦琅邪始皇埋梦,白鹿峻坂文帝藏珍 私家历史
2022-06-19 君是人间惆怅客:走近人间烟火气的齐白石 艺术评论
2022-06-18 看汉代文明的四张面孔,苏博呈现“天下惟宁” 古代艺术
2022-06-18 考古2021︱两周考古:太保庸燕,越子徙樟,皆是吾土四方 私家历史
2022-06-18 蒙德里安诞辰150周年|看他从《桉树》开始的进化 艺术评论
2022-06-17 黄家林谈外祖父赵元任:好玩儿的大师 私家历史
2022-06-17 达·芬奇未完成作品《圣·杰罗姆》,回到其去世之地 古代艺术
2022-06-16 考古2021︱新石器考古:南佐高台夯殿宇,鸡叫城内闻凿木 私家历史
2022-06-16 以《梦华录》中的掌柜、厨娘、歌伎,看宋代女性的职业与地位 文化课
2022-06-16 艺术复工|“暂停键”后的博物馆:重启与加速 艺术评论
2022-06-15 艺术复工|闭馆近百日,这些美术馆在筹备哪些大展 艺术评论
2022-06-14 莱布雷希特专栏:指挥台上的芬兰人 翻书党
2022-06-14 五年看上海|勇立潮头的文化新风,如何吹拂令人向往的文明都市 文化课
2022-06-13 一周艺术人物|林缨上榜《时代》,维拉“碰撞”新世界 艺术评论
2022-06-12 上海书评丨陈楸帆谈人工智能与科幻写作 上海书评
2022-06-12 艺术复工|封控之后,看这些展馆的“万事俱备” 艺术评论
2022-06-11 深观察|施暴者为何不知羞耻? 澎湃评论
2022-06-11 从董美人看到董小宛,苏博呈现“美人姓董” 古代艺术
2022-06-11 圆桌|看故宫、敦煌等遗产保护项目中的科技创新 古代艺术
2022-06-10 他发现了特洛伊古城,重新审视“施利曼的世界” 古代艺术
2022-06-09 关于《梦华录》,这八件需要了解的历史真实 文化课
2022-06-09 圆桌|从丢勒、达达主义到AI艺术:机器也会做梦吗? 艺术评论
2022-06-09 蓝天野逝世,人民日报:一生痴爱舞台,倾情服务观众 逝者
2022-06-08 蒙德里安诞辰150周年|你从未见过的蒙德里安 艺术评论
2022-06-07 香港故宫将开启,故宫带来虞世南、宋徽宗等名迹国宝 古代艺术
2022-06-07 故宫花信|蜀葵:五尺栏杆遮不尽,尚留一半与人看 古代艺术
2022-06-06 故宫、国博等明起恢复开放,将按75%限流要求 古代艺术
2022-06-06 二十四节气|芒种:一边收麦一边种稻,这是农家最忙碌的节气 文化课
2022-06-06 当毕加索与安格尔“面对面”,看一场极小的杰作展 艺术评论
2022-06-05 上海书评|毕明安谈分析哲学与中国哲学 上海书评
2022-06-05 米兰设计周:再现延伸经典,致敬现代主义 艺术评论
2022-06-04 艺术复工|告别停摆,上海画廊业的“自救”与启航 艺术评论
2022-06-03 端午神祇|故宫里的钟馗:驱妖斩鬼,驱疾祯祥…… 古代艺术
2022-06-02 Kindle远去,中国电子书店明年6月30日停止运营 文化课
2022-06-02 马上评|既然常态化,就该更便民 澎湃评论
2022-06-02 这些外国文学作品都有中文版了,读书计划开始吧 文化课
2022-06-02 《呐喊》之外的蒙克:一场苦难之旅 艺术评论
2022-06-01 故宫藏画里的婴戏:促织、逗猫、击球、斗草…… 古代艺术
2022-06-01 六一书单,一份给孩子们的节日礼物 文化课
2022-05-31 疫中画记|记住那些日子,期待人间烟火 艺术评论
2022-05-31 不再错过,这些最新原创小说可以抵达读者手中了 文化课
2022-05-31 教材插画的可能:看这些插画师的自荐“重绘” 艺术评论
2022-05-30 故宫花信|百合:堂前种山丹,错落玛瑙盘 古代艺术
2022-05-29 约翰·汉密尔顿谈西方古典学危机 上海书评
2022-05-29 往事|波洛克“滴画”背后的故事 艺术评论
2022-05-28 观察|审美的粗鄙化与断裂触目可见,人教版教材背后 艺术评论
2022-05-27 被低估的印象派女明星:英国将“重现”莫里索 艺术评论
2022-05-25 东京国立博物馆150年特展:看日本国宝大集结 古代艺术
2022-05-25 讲座|“看不见”的江南,近现代美术史散佚的人和画 艺术评论
2022-05-25 来自古扬州的仕女:庭园弈棋、竹林抚琴、红袖添香…… 古代艺术
2022-05-24 马上评|臆想的“清华博士”,是如何通过资格审查的? 澎湃评论
2022-05-24 与一休书法的对话,中世纪日本禅宗的超然物外 古代艺术
2022-05-23 恺蒂|在牛津看毕沙罗展 上海书评
2022-05-23 让人沉重的“琉球”展:东京特展讲述万国津梁 古代艺术
2022-05-22 上海书评|帕西瓦尔·埃弗里特谈小说的实验性与现实感 上海书评
2022-05-21 二十四节气|小满:麦粒开始饱满的时节,蕴含着处事哲学 文化课
2022-05-21 诗画二十四节气·小满 古代艺术
2022-05-20 故宫花信|鸢尾:翩翩对舞风轻,团扇扑来梦惊 古代艺术
2022-05-19 图坦卡蒙墓发现百年|关注被遮蔽的埃及人 古代艺术
2022-05-19 任溶溶爷爷,百岁生日快乐 追光灯
2022-05-19 马上评|妇炎洁的问题不仅在冒犯女性,更在反科学 澎湃评论
2022-05-18 518国际博物馆日|全国十大精品展揭晓,聚焦古乐文化 古代艺术
2022-05-18 和帕慕克一起,云游纯真博物馆 文化课
2022-05-18 七十年看上博⑥|古陶瓷修复:崇畏古物,传承在兹 古代艺术
2022-05-18 518国际博物馆日|看看博物馆都有哪些直播 古代艺术
2022-05-18 澎湃视觉每日海报|时间的礼物 海平面
2022-05-17 塞尚何以被称为“艺术家中的艺术家”? 艺术评论
2022-05-16 故宫花信|榴花:只为来时晚,花开不及春 古代艺术
2022-05-16 澎湃视觉周选海报|生命的守护者 海平面
2022-05-15 上海书评|德穆思谈生态中心主义视野下的白令海峡两百年 上海书评
2022-05-15 对谈|融通——区域与国别、中国与世界、世界史与中国史 私家历史
2022-05-14 书香回归日常,上海首家复工新华书店今天开门了 追光灯
2022-05-14 一位被遗忘的包豪斯大家:他的椅子启发当下 艺术评论
2022-05-13 【社论】时间表定了,向着有序解封冲刺! 社论

匿名用户只展示最新 100 条榜单历史,更多历史数据请登录后查看,支持时光机按天筛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