澎湃 ‧ 思想
订阅

近期历史最近 100 条记录

2024-07-25 90岁邵大箴辞世:美术史研究有着永久的生命力
2024-07-25 观展|如何欣赏“金字塔之巅”的法老、王后雕像
2024-07-24 你逛书展,澎湃买单:“我与上海书展的故事”征文启事
2024-07-24 巴黎1924:再看体育与艺术,再塑身体与灵魂
2024-07-23 上海书展|电子门票开启预售,30家新华书店设购票服务网点
2024-07-23 上海书展|8月满城书香,上海展览中心不见不散
2024-07-23 展评|差点忘了这是以苏轼为名的“苏轼展”
2024-07-22 风物二十四节气|大暑:观荷生凉风,笔底避暑热
2024-07-22 天山丝路行:草原上的唐代大河古城
2024-07-21 上海书评周刊|魏美玲谈中国当代舞蹈史
2024-07-20 天山丝路行:八百里沙碛中的传奇城堡
2024-07-19 专访丨两个盛可以
2024-07-19 百年中国油画掠影:缘何从上海出发?
2024-07-18 聚集1800多个IP,如今火热的授权市场有哪些新玩法
2024-07-17 现场|“金字塔之巅”上海启幕:一部浓缩的古埃及文明史
2024-07-16 上博“金字塔之巅”先睹为快:古埃及众神、法老亮相
2024-07-16 重新发现超现实主义艺术家卡林顿:一位叛逆幻想家
2024-07-15 清代宫廷花卉画的百态千姿:看康熙乾隆的“移动花园”
2024-07-14 上海书评丨帕特里斯·兰金谈古典学与种族主义
2024-07-13 外滩艺术中心新展“地心之旅”:从地球内核出发
2024-07-12 “考古中国”4项最新成果发布:淮安三处遗址再现大运河沿线繁华
2024-07-11 独家|上海灵魂地段!《收获》主编程永新导览巨鹿路爱神花园
2024-07-11 上海版画八人展:跨越40年,镌刻时代的记忆
2024-07-10 江户的四季百态——观歌川广重《名所江户百景》
2024-07-09 访谈|钟雨柔:“将文字交给一切人”——汉字革命的天命是与时俱进
2024-07-09 罗丹偷了情人的作品?被掩盖的雕塑家卡米耶
2024-07-08 现场|上博“古埃及大展”布展,策展人谈展览亮点与图坦卡蒙
2024-07-08 在卢浮宫,看现代奥运会的起源与创建
2024-07-07 上海书评|潘静如谈清遗民的情感与精神史
2024-07-07 一周观展|博物馆里的奇妙夜:看古波斯、梵高与星星
2024-07-06 风物二十四节气|小暑:倏忽温风至,家家晒红绿
2024-07-05 观察|经济困境下,纽约小型博物馆的搬迁、转型、关门
2024-07-04 尧都何处?山西将建设陶寺国家考古遗址公园
2024-07-03 印象派的野餐
2024-07-02 在一封封红色家书中,读懂革命志士的理想与人生
2024-07-02 时隔136年,梵高《星夜》重回诞生之地
2024-07-01 贝聿铭首个大型回顾展:人生如建筑
2024-06-30 “追光者”吴印咸:他的镜头捕捉20世纪中国变迁
2024-06-30 以陶土为元素,看隈研吾设计的UCCA陶美术馆
2024-06-29 现场|吴昌硕、王一亭“相遇”海派艺术馆
2024-06-29 评展丨告别俄罗斯的康定斯基
2024-06-28 韩健夫评《大转型》丨模糊与失真:东亚季风、干湿变化与极端旱涝
2024-06-28 别特连科与柏林爱乐:王牌之演,以攻为守
2024-06-28 一周文化讲座|淤泥与纯洁: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杜拉斯
2024-06-28 《卡斯评估》:对性别焦虑治疗的挑战和对科学行动主义的反击
2024-06-28 陈晓平:“岭南美食家”江孔殷先人与上海之关系
2024-06-28 现场丨读赵无极画意与诗心:从亨利·米修的相遇开始
2024-06-28 11次集结的中国当代版画文献展:见证“实践的力量”
2024-06-27 对话文艺复兴|伦敦大学学院教授赖特:被画框重塑的艺术
2024-06-26 艺术开卷|看康定斯基、夏加尔引领的俄罗斯先锋派艺术
2024-06-25 福柯逝世40周年|福柯 《刑法体系理论》中的国家理论
2024-06-25 日记探微|寻找龙沅:一位“毫不起眼”的现代女性与“小人物”的文献记忆
2024-06-25 福柯逝世40周年|人生的最后十年,福柯在关心什么?
2024-06-25 现场丨聚焦汉代中山国,闵行博物馆展“大汉未央”
2024-06-25 6月语言学联合书单|语言恶女:女性如何夺回语言
2024-06-25 党成孝读《哈耶克论哈耶克》|哈耶克的观念铁幕
2024-06-25 视频|许纪霖:毕业季,愿你忠实于自己
2024-06-25 看见职校生:职业教育的广袤森林里,每一棵树都有价值
2024-06-25 蓬皮杜中心将闭馆翻修五年:保留外观,引入自然光
2024-06-24 马上评|被撤的“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”,也是一面镜子
2024-06-24 访谈|曲柄睿:我为什么要给秦汉游侠立传?
2024-06-24 一周观展|一览古波斯、古希腊与古亚述文明
2024-06-23 从河南博物院、商都遗址到“亳都·新象”:行走在古都郑州
2024-06-22 大涤草堂:石涛的最后归宿
2024-06-21 罗怀臻评《永不消逝的电波》:当代舞台艺术电影转化的分水岭
2024-06-21 风物二十四节气|夏至:水边赏荷,入山静居
2024-06-20 考古2023|两周考古:明昭有周,日靖四方;楚地千里,逍遥来东
2024-06-20 鉴赏|伊朗文物艺术里的动物:精妙而传神
2024-06-19 英国艺术教父大卫·霍克尼“纸间漫行”上海
2024-06-18 一场前所未有的布朗库西回顾大展:当雕塑与灵感并置
2024-06-17 抵达上海!埃及国家博物馆镇馆之宝都来了
2024-06-16 上海书评周刊|李磊谈魏晋士风的变迁
2024-06-16 一周观展|从古波斯到古希腊:看古文明的荣耀
2024-06-15 湃书单|澎湃新闻编辑们在读的17本书:照护,疾病与衰老
2024-06-15 海外考古大家访谈|安特生:对中国史前考古作出重要贡献的西方学者
2024-06-15 谁是薇薇安·迈尔:是低调的保姆,更是传奇摄影师
2024-06-14 观察|西岸十年:艺术生态的变与不变
2024-06-13 【社论】应对干旱和高温的双重考验
2024-06-13 专访|陈瑜:做青少年心理咨询,80%以上的力气得用在家长身上
2024-06-13 钱谷融诞辰105周年,珍贵遗物捐赠上海社会科学馆
2024-06-12 现场|看“古波斯的荣耀”,上博新展伊朗文物精华
2024-06-12 乔姆斯基在巴西治疗,半身不遂每天看报
2024-06-12 艺术教育随笔|学画的基础,到底是什么?
2024-06-11 【社论】涉案企业合规改革:司法也要“治病救企”
2024-06-11 一周艺术人物|竞选市长的美术馆长,相遇西岸的“马戏团”
2024-06-10 西泠印社名誉社长刘江辞世:篆刻可言事言志,也在普及文化
2024-06-10 昆廷·斯金纳|所有文本都是对既有对话的介入
2024-06-09 上海书评︱朱良志谈中国传统生命超越美学
2024-06-08 文化遗产日|探寻“最上海”:从春申古风,看到老建筑新生
2024-06-07 今年上海高考作文题“认可度”怎么写?三位中文系教授这样说
2024-06-07 学者共论“石涛与扬州”:书画之外,石涛何以是叠石名手
2024-06-06 照护者说|胡泳:异秉
2024-06-05 今年不受年龄限制,在校大学生都能参加新概念作文大赛了
2024-06-05 风物二十四节气|芒种:田家少闲月,五月人倍忙
2024-06-04 观察|当涂鸦成为复制:班克斯博物馆的矛盾与反常
2024-06-03 一周艺术人物|草间弥生“落户”伦敦,赵渭凉八十办展
2024-06-02 上海书评|梁展谈卡夫卡、帝国与共同体
2024-06-02 纪念|“古村落不是为了游客活着的!”——哭王峻
2024-06-01 童年简史
2024-05-31 堪称“艺术类《四库全书》”,《中国艺术文献集成》项目启动

匿名用户只展示最新 100 条榜单历史,更多历史数据请登录后查看,支持时光机按天筛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