澎湃 ‧ 思想
订阅

近期历史最近 100 条记录

2022-10-21 你喝哪里的水长大?易开得推出「七大江河水」珍藏套组
2022-09-06 话剧《英雄儿女》|上海如何支持抗美援朝?要钱出钱,要人出人 文化课
2022-09-06 话剧《英雄儿女》|《英雄儿女》背后,巴金和他的《团圆》 文化课
2022-09-06 对话|王征宇:南宋临安城与现代杭州的“古今重叠” 古代艺术
2022-09-05 黄德海:什么是金克木的“剑宗读书法” 文化课
2022-09-05 王蘧常著作手稿捐赠复旦,十二册全集首次出版 艺术评论
2022-09-04 上海书评︱傅汉思谈传统中国的矿、钱、盐与马可·波罗 上海书评
2022-09-03 王长立读《素数的阴谋》︱数学家群星闪耀时 上海书评
2022-09-03 《这是我所有》:肯特自传在国内首次出版 艺术评论
2022-09-02 现场|《拉斐尔自画像》到上海了,乌菲齐珍品今布展 艺术评论
2022-09-02 本雅明诞辰130周年|本雅明与布尔乔亚世纪的终末 文化课
2022-09-02 站在西非戈雷岛上,看大西洋奴隶贸易史 古代艺术
2022-09-01 黄山归来,郎静山与张大千钱瘦铁的“互视” 艺术评论
2022-08-31 金大陆谈“星火日夜商店”往事:它包含了老上海人的信任和情怀 文化课
2022-08-31 “杏园雅集”和《杏园雅集图》新解:政治还是娱乐? 古代艺术
2022-08-30 当代性别流行语中的刻板印象 文化课
2022-08-30 台湾现代建筑走过怎样的路径,来上海“大烟囱”观展 艺术评论
2022-08-29 现场|遥望书房,故宫特展“照见天地心”启幕 古代艺术
2022-08-29 在南翔古镇,开出了一家小而精的版本书店“名士居” 文化课
2022-08-29 新出中古墓葬壁画中的下层胡人艺术形象 古代艺术
2022-08-28 上海书评丨尹吉男谈图像史及其知识来源 上海书评
2022-08-27 65岁的《收获》发出新邀约:来一场“文学的漫游” 文化课
2022-08-27 再现八百年前的临安城,杭博新展“行在山水间” 古代艺术
2022-08-27 谢环《杏园雅集图》近20年首次外借,辽博新展“人·境” 古代艺术
2022-08-27 瓦萨里赞美的神迹存在吗——关于传记与艺术家 艺术评论
2022-08-26 斡难河古河床意外发现成吉思汗墓? 私家历史
2022-08-26 现场|在卡塞尔,看当代艺术走出欧美中心主义的大门 艺术评论
2022-08-25 第八届鲁迅文学奖揭晓,艾伟、郜元宝等获奖 文化课
2022-08-25 读《星期天》——汪曾祺笔下上海浮世绘 艺术评论
2022-08-24 《持笛女孩》:维米尔存世第36幅作品? 古代艺术
2022-08-23 处暑|故宫藏画里的开渔:秋浦归渔,丛荻闲钓 古代艺术
2022-08-22 评展|来自西方,发现拉丁美洲的超现实主义 艺术评论
2022-08-21 上海书评︱陈广宏谈陈继儒及其时代 上海书评
2022-08-21 有关气候变化的历史视角 私家历史
2022-08-21 纪念|周培源诞辰120周年,看他捐赠的名画与往事 古代艺术
2022-08-20 董树宝评《论爱欲》|爱欲剧场的屏幕和阶梯 上海书评
2022-08-20 谎然大悟⑦︱刺客:职业说谎者 私家历史
2022-08-19 再现明代史家之眼,再现“写尽繁华”的王世贞 古代艺术
2022-08-18 《侠隐》作者张北海在纽约去世,享年86岁 文化课
2022-08-18 “祁连山”的迷雾——西汉霍去病墓的再思考 古代艺术
2022-08-17 赓续城市文脉,压实市民文化需求,上海文化设施再添新馆 文化课
2022-08-17 独家|刘海粟女儿:纪录片《回家》掺杂大量赝品 艺术评论
2022-08-16 上图东馆快开张了,来看看有哪些打卡点?我推荐“阅读广场” 文化课
2022-08-16 深观察|110平米房到手仅61平米,公摊面积不能成糊涂账 澎湃评论
2022-08-16 上海图书馆东馆开启公测,一起先睹为快 追光灯
2022-08-16 两千多年前的“海妖”雕塑,盖蒂博物馆归还给了意大利 古代艺术
2022-08-15 对话|高世名谈艺术策展与《行动之书》 艺术评论
2022-08-14 金克木诞辰110周年:一位智者的成长传奇 文化课
2022-08-13 马上评|从“六勇制匪”到“三友救难”,凡人微光如群星璀璨 澎湃评论
2022-08-12 一年一度的“正仓院展”,何以如见盛唐 古代艺术
2022-08-12 民俗·日常丨中元节:一个源自古老时间知识体系的祭祀节日 文化课
2022-08-11 评展|当狂野的“德国新表现主义”遇见“拉斐尔前派” 艺术评论
2022-08-10 现场|“尽写奇峰”:看张大千、钱瘦铁的痴迷黄山 艺术评论
2022-08-09 高峰枫|“虽伪,亦真”的幻觉:文物作伪案的更多隐情 上海书评
2022-08-09 纪念|菲利普·拉金百年诞辰:来自诗人的严肃忠告 文化课
2022-08-09 伊秉绶“长生长乐之居”何以如此多——书印的“多胞胎” 古代艺术
2022-08-08 一周艺术人物|逃离阿富汗的女摄影师,与她镜头里的美 艺术评论
2022-08-07 上海书评丨许金生谈近代日本对华的军事谍报活动及宣传战 上海书评
2022-08-07 立秋|故宫藏画里的嘉禾:谷穗、高粱与稷米…… 古代艺术
2022-08-06 游戏论·制作人丨“《最终幻想》之父”坂口博信的生态哲学观 思想市场
2022-08-06 望海难温往梦痕——脚注里的历史学家刘铭恕 上海书评
2022-08-06 鉴赏|莫兰迪的画意:一生专注,孤独奇崛 艺术评论
2022-08-05 宋代周必大书画鉴藏考述——以“家藏”作品题跋为核心 古代艺术
2022-08-04 七月七观天河:首秋佳夕的浪漫星会 文化课
2022-08-04 往事|林风眠与老舍的画痕诗音 艺术评论
2022-08-03 在爱丁堡“品味印象派”:新发现的梵高自画像亮相 艺术评论
2022-08-02 “他这一生,没白活”——贺友直夫人谢慧剑忆贺友直 艺术评论
2022-08-01 专访|河南省文物局局长田凯:河洛考古与“何以中国” 古代艺术
2022-07-31 上海书评丨郑非谈帝国的统治之道 上海书评
2022-07-30 游戏论·文化的逻辑丨《星露谷物语》的政治经济学批判 思想市场
2022-07-29 现场|“宅兹中国”揭幕,重磅文物解答“何以中国” 古代艺术
2022-07-29 古籍传承,赓续文脉丨方广锠:敦煌古籍数字化我们已做了十年 翻书党
2022-07-28 从“宅兹中国”特展,看最早“中国”的出处与内涵 古代艺术
2022-07-28 服饰史研究者谈“马面裙”事件:这是一种具有历史积淀的服饰 文化课
2022-07-28 古籍传承,赓续文脉丨陈尚君:要重视上海开埠以后文献的整理 翻书党
2022-07-28 用镜头“想像荷兰”:从街头素人到鹿特丹市长 艺术评论
2022-07-27 黄峪评韩炳哲︱倦怠社会的爱欲药方 上海书评
2022-07-27 现场|鲁迅何以提倡木刻运动?“力之美”讲述版画因缘 艺术评论
2022-07-27 古籍传承,赓续文脉丨李国章:古籍人才培养是关键 翻书党
2022-07-27 王羲之《平安三帖》领衔,台北故宫“人气国宝展”更新 古代艺术
2022-07-26 古籍传承,赓续文脉丨刘永翔:一本一本翻出来的学问 翻书党
2022-07-26 文明之美看东方|直面夏商周遗址,走近“最早中国” 古代艺术
2022-07-25 文明之美看东方|妇好墓文物初现上博,“宅兹中国”布展 古代艺术
2022-07-25 古籍传承,赓续文脉丨严佐之:将古籍整理作为志业 翻书党
2022-07-25 文艺复兴巨匠波提切利,珠光宝气的那一面 古代艺术
2022-07-24 上海书评丨鲁西奇、罗新谈秦吏“喜”与他的世界 上海书评
2022-07-24 鉴赏|清代《画草虫》:一位少年笔下的雅洁蝶影 古代艺术
2022-07-23 陆灏|读董四札 上海书评
2022-07-23 文明之美看东方|走近大运河,走近活着的遗产走廊 古代艺术
2022-07-22 文明之美看东方|从古城到最早水利,走近五千年良渚 古代艺术
2022-07-21 文明之美看东方|从考古文化遗存看上海古代文明 古代艺术
2022-07-20 梵高、莫迪利亚尼的“画后之画”:并非传奇,揭示创作 艺术评论
2022-07-19 “拉斐尔前派”牛津展出:素描水彩里的爱情与友情 艺术评论
2022-07-18 走近爱琴海,上博新展“塔拉萨”呈现希腊艺术 古代艺术
2022-07-18 纪念|与程十发先生览古、写生的那些日子 艺术评论
2022-07-17 千面科学丨从科技到游戏,树状图如何影响我们的思维与观念 思想市场
2022-07-17 风徽不朽,苏州美专百年庆典“回到”沧浪亭 艺术评论
2022-07-16 游戏论·表象的媒介丨诗歌与游戏:数字游戏中的一种文学可能 思想市场
2022-07-16 评展|河锅晓斋的西望与不安,奈良美智的手稿与炼成 艺术评论
2022-07-15 本雅明诞辰130周年|现在的我们为何要读一本不可言说之书 翻书党

匿名用户只展示最新 100 条榜单历史,更多历史数据请登录后查看,支持时光机按天筛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