豆瓣 ‧ 最受欢迎的书评
订阅

历史数据已过滤上面最新数据

2020-09-18 人生到处知何似 (评论: 苏东坡新传) 晓林子悦
2020-09-18 今年目前为止阅读感受最为糟糕的书出现了 (评论: 美满) 孟贯
2020-09-09 转译打压直译,梦游不忘内卷 (评论: 梦游人) ZIQI
2020-09-08 辛亥·武昌:近代中国的第一个十字路口 (评论: 从帝制走向共和) 老彭是個书脊党
2020-09-07 “我”和“我”的距离 (评论: 回归故里) 圣路易名邸🦕
2020-09-07 推理小说花式安利搞事番外:动物冷知识沙雕推理(误) (评论: 有本事来吃我呀) 十六夜
2020-09-06 佐川英治书评 (评论: “山中”的六朝史) 酒药女佛
2020-09-06 对两本经典梵语教材的比较 ---附搭配使用方案、相关资源链接等 (评论: 梵文基础读本) 草木有本心
2020-09-06 所谓语言 (评论: 美满) 小野山钓小野河
2020-09-05 试试能不能发书评 (评论: 关于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六次讲座) phoebe
2020-09-05 后记 (评论: 春山好) 松如
2020-09-05 《春山好》编辑手札:新书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次冒险 (评论: 春山好) 边边
2020-09-05 没有人能在黑暗中看见另一个人 丨《梦游人》编辑手记 (评论: 梦游人) 是那处
2020-09-05 以做爱为主线的《Norwegian wood》 (评论: Norwegian Wood) 林愈静
2020-09-05 虚拟人能说话吗? (评论: 美满) FeiXuu
2020-09-04 再见,黄金时代! (评论: “谋杀”的黄金时代) 急倒车神
2020-09-04 从关中平原到洮河谷地的旅行 (评论: 陇关道) 鼠帝大陵三百里
2020-09-04 简评 (评论: 怎样学习古文) 若存
2020-09-04 领先时代的密室推理作品 (评论: 然后,门被关上了) 急倒车神
2020-09-03 强烈推荐这部极具社会表达的恐怖小说 (评论: 鼻) yasha001
2020-09-03 《平面国》译后记 (评论: 平面国) phoebe
2020-09-02 序:从山脚出发 (评论: 春山好) 吴从周
2020-09-02 当我们看推理时我们看什么? (评论: 写字楼的奇想日志) 伶风
2020-09-02 我理解一切因为我是一切:夜晚,静默,世间的尘埃,微小的爱,城乡接合部的好女子 (评论: 夜的女采摘员) 恰恰
2020-09-01 对回忆的回忆:谈话为什么重要,以及如何发生 (评论: 把自己作为方法) 57
2020-09-01 有感 (评论: 近代中国人的宗教信仰) 若存
2020-08-31 察势观风,识唔识啊 (评论: 察势观风) 豆瓣文科生
2020-08-31 略显复杂了些 (评论: 巴别塔之梦) 浅蓝的摩卡
2020-08-31 @ melancholy (评论: 论自由) snow
2020-08-31 网友8月31日第二次更新,上传大量实锤图,谭徐锋居然长期疯狂骚扰、侮辱女性,一肚子的男盗女娼,真是一个斯文败类!在网上搜到了谭徐锋的各种账号,内容极其不堪入目!天日昭昭,一定要以其人之道,还治其人之身! (评论: 察势观风) 多情樱笑我
2020-08-30 程门立雪 (评论: 立雪散记) 虫虫
2020-08-30 怎样把《梦游人》推荐给没读过昆德拉的人? (评论: 梦游人) 是那处
2020-08-30 《怪谈故事集》:黑夜闻怪谈,怪谈探人心,鬼怪窥人性 (评论: 怪谈故事集) 龙骑士兰斯洛特
2020-08-29 此本不佳 (评论: 絜斋集) 思适斋中小学生
2020-08-29 鲁迅先生最后的孤独与温柔 (评论: 故事新编) 张佳玮
2020-08-29 《天南》的故事 (评论: Chutzpah!) Ou Ning
2020-08-28 “把自己作为方法”到底是一种什么方法? (评论: 把自己作为方法) 恰帕斯东风电台
2020-08-28 在《房思琪》精装版里我们发现了一封年轻母亲写给十岁女儿的信 (评论: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) 文治图书
2020-08-28 有的画家终其一生都不知道自己的画为什么不吸引人,问题到底出在哪里? (评论: 安德鲁·路米斯的素描课Ⅱ) 艺饭
2020-08-28 很遗憾没有写好这个题目 (评论: 塑造近代中国牛奶消费) benshuier
2020-08-28 诗酒趁年华:苏东坡的仕途、诗词与人生 (评论: 也无风雨也无晴:苏东坡的诗词与人生) 老彭是個书脊党
2020-08-28 《镖人10》:热血苍凉的江湖,人心叵测的庙堂,背后是危如累卵的大隋 (评论: 镖人) 龙骑士兰斯洛特
2020-08-27 边缘也是中心 (评论: 岂不怀归) 周沐君
2020-08-27 梦游的《梦游人》:不在场之在场 (评论: 梦游人) 清揚玲子
2020-08-26 20周年完整版与《玛利亚的手指》的乱入 (评论: 失踪假日) yasha001
2020-08-26 在童话里王尔德发出冷笑 (评论: 快乐王子) 邓安庆
2020-08-25 写小说让人自由 (评论: 美满) fateface
2020-08-25 《里斯本夜车》:肉体与精神的双重冒险,一场自我追寻之旅 (评论: 里斯本夜车) 龙骑士兰斯洛特
2020-08-25 粉色的重逢(同人Happy Ending,建议在读完全书后阅读) (评论: 写字楼的奇想日志) 烟雨痴缠
2020-08-24 一本可爱却不简单的童书 (评论: དོམ་ཁམ་པ། དོམ་ཁམ་པ། རང་གིས་ག་རེ་མཐོང་གི་འདུག) 少学汉通九省
2020-08-24 为实现工业化的黄金 (评论: 苏联的外宾商店) 你赖痦子爹
2020-08-24 问题明显的填补空白之作 (评论: 荷兰海洋帝国史) Kur. Michael
2020-08-24 他者視野下的兩部域外中國文學史書寫 (评论: 劍橋中國文學史(卷下), 1375年之後) 老醜残·廢🐰
2020-08-24 余事勿取是什么? (评论: 余事勿取) 魏老师
2020-08-23 《陇关道》作者手记 (评论: 陇关道) 胡成
2020-08-23 【专访】淡豹:写小说能让人物说出我要求他说的话,我不愿意放弃这种特权 (评论: 美满) 界面文化
2020-08-23 破碎的世界与无尽的哀愁 (评论: 比利时的哀愁) 赵松
2020-08-23 专访|淡豹:那些离“美满”越来越远的人 (评论: 美满) 芊霓
2020-08-22 行人孙悟空 (评论: 给孩子的西游记) 孙智正
2020-08-22 三三老师,慢点跑吧!(《避难所》简析·含剧透) (评论: シェルター 終末の殺人) tatsu
2020-08-21 切身感到中国推理的实力 (评论: 扫鼠岭) 阿井幸作
2020-08-21 一位译者的谆谆教诲 (评论: 英汉翻译二十讲(增订版)) 公享史
2020-08-20 印象派大师莫奈,用半生打造一座梦幻花园 (评论: 莫奈的花园) 艺饭
2020-08-20 罪恶之花:天才雷普利和他的创造者海史密斯 (评论: 雷普利全集) 老彭是個书脊党
2020-08-20 《建筑的梦想》:光与影的交织,人文主义的吟唱,共同奏响了天下大同之美 (评论: 建筑的梦想) 龙骑士兰斯洛特
2020-08-19 王路:如何从进化心理学的视角看佛教? (评论: 洞见) 王路
2020-08-19 各篇评论及书中的人物原型 (评论: 写字楼的奇想日志) 小时
2020-08-18 写与被写的焦灼 (评论: 雾行者) 琴 酒
2020-08-18 丁墨:恣意的人生就该有恣意的爱情 (评论: 暮山见忘集) 颜小竹
2020-08-18 被性侵的代价有多昂贵? (评论: 知晓我姓名) 冬惊
2020-08-18 旅如人生 (评论: 逆旅) 胡安焉
2020-08-17 中亚Google云游记(8月18更新) (评论: 失落的卫星) Mr.shidelis 抽
2020-08-17 如此浮夸的宣传,对得起措辞谨慎的作者吗? (评论: 大分流重探) 小p
2020-08-17 【转】陆扬:唐史学家陈寅恪 (评论: 隋唐制度渊源略论稿 唐代政治史述论稿) 哲夫成城
2020-08-16 翻译纠错与存疑 (评论: 朝鲜两班的一生) 重忆小窗纱
2020-08-16 交稿后被出版社改了不少…… (评论: 废柴巫师六部曲) Chassit
2020-08-15 祥子吃过的食物,就是老北京劳动人民的一生 (评论: 骆驼祥子) 张佳玮
2020-08-15 美国是谁的美国? (评论: America for Americans) untamedheart
2020-08-15 李松蔚 : “谁”需要被帮助? (评论: 蛤蟆先生去看心理医生) 果麦文化
2020-08-14 清华校友帮忙找工作,874万应届毕业生就业难:2020很难,这项能力千万要有 (评论: 没有计划的人一定被计划掉:精进版) 万象
2020-08-14 从这本书看懂小米的创业历程 (评论: 一往无前) Fenng
2020-08-13 科普(?)一点点事实 (评论: 推理要在早餐时) 木海
2020-08-13 为了做这本书,我们写了一封情书给坂元裕二 (评论: 往复书简:初恋与不伦) 一頁
2020-08-12 “华裔版伊藤诗织”性侵受害者张小夏:请以我之名称呼我 (评论: 知晓我姓名) 文景
2020-08-12 关于高中时代的回忆-续 (评论: 大地上所有的河流) 蓝墨水
2020-08-12 不节食、不暴汗、不吃药的瘦身方式,每天只需一个动作…… (评论: 微习惯·瘦身篇) X_Nesbo
2020-08-11 译者真有不查词典的自信 (评论: 藏书票史话) 无机客
2020-08-11 《余波未了》:致敬以荒诞对抗现实的浪漫骑士,特立独行的勇士 (评论: 余波未了(致敬王小波,致敬经典)) 龙骑士兰斯洛特
2020-08-11 从Instagram早期创业历程,看优秀创始人特质 (评论: No Filter) yusen
2020-08-11 以肉身介入,率先获得经验的性感 (评论: 把自己作为方法) 曉宇
2020-08-11 在浙江高考满分作文和《刚刚》之间,我选择《刚刚》 (评论: 刚刚) 李小丢
2020-08-11 简评 (评论: 唐宋诗歌与佛教文艺论集) 若存
2020-08-11 暧昧的劳动与逡巡的主体——《流逝》中的时代症候 (评论: 流逝) 龟龟
2020-08-11 建筑语法书:与房子对话的十二种方式 (评论: 认识建筑) 威风堂堂
2020-08-11 《猴杯》:恶的浮世绘 (评论: 猴杯) 牧羊的水鬼
2020-08-11 赫尔岑自撰墓志铭 (评论: 往事与随想) 朱岳
2020-08-11 每一次学习都是为了追求智慧 (评论: 刑法学讲义) 果麦文化
2020-08-11 译者答melancholy老师关于译文的几点疑问 (评论: 绅士肖像) 文学车间
2020-08-05 世界尽头的蘑菇 (评论: 末日松茸) fateface
2020-08-05 不要温柔地走进那个白昼 (评论: 把自己作为方法) 远子
2020-08-04 该书的目录 (评论: 权力与人:思悼世子之死与朝鲜王室) 重忆小窗纱
2020-08-04 那个国家年轻而贫穷的时候 (评论: The Food of a Younger Land) 乌鸦乌鸦
2020-08-03 《夜航船》整理前言 (评论: 夜航船) 挟书谤王蘑菇酱
2020-08-03 用插图来解释 (评论: Hyperfocus) Nova
2020-08-02 幻觉论证与约翰·塞尔的终结 (评论: Seeing Things as They Are) 四吉
2020-08-02 那雪正下得紧 (评论: 水浒传(全二册)) 文若
2020-08-01 本书的缺陷(中古部分) (评论: 道家金石略) 文在兹
2020-07-31 【专访】 历史学者王笛:一个城市形象好不好取决于它对待下层人民的态度 (评论: 显微镜下的成都) 界面文化
2020-07-31 东西街:历史从未离我们远去 (评论: 东西街) Z
2020-07-31 如椽大笔一挥,我甩手就写了个《贺电经》 (评论: 平安经) 郭去疾
2020-07-31 健在华语导演篇(截止2020.07.29) (评论: 平安经) 健仔
2020-07-30 现代文学“游泳课”阶段的失败尝试 (评论: 平安经) 欧~~~~~
2020-07-30 贺电教授的学术研究与书法艺术管窥 (评论: 平安经) 江南东路-汉文
2020-07-30 我们都是在光阴中寻找自我的人 (评论: 度光阴的人) 苏辛
2020-07-30 你以为你懂什么叫先锋文学吗[转] (评论: 平安经) 千叶柱间
2020-07-29 费米悖论与人类的永生 (评论: 永生之后) 顾大海
2020-07-29 一屁股踏进后现代之“平安文学” (评论: 平安经) 段天涯
2020-07-29 这是一本什么样的书呢,从自序和他人书评得以一窥 (评论: 平安经) 早就想叫白玉狐
2020-07-29 An Ever Closer Union? (评论: An Economic History of Twentieth-Century Europe) Amasia
2020-07-28 就是想来展示一下工业党学术有多油腻 (评论: 光变) 柴油动力小猫咪
2020-07-28 自己如何成为方法 (评论: 把自己作为方法) SWX
2020-07-28 张贵兴的婆罗洲:人的精神世界,不逊于生物的野蛮 (评论: 猴杯) 晓林子悦
2020-07-28 美国民权斗争史:一个世纪的希望之旅(未完) (评论: Fight of the Century) MrVeritas
2020-07-28 《宝藏猎手》:出身文物世家,寻宝、鉴宝、护宝,这个小哥可真牛 (评论: 宝藏猎手) 万象
2020-07-27 与自己的灵魂擦肩而过 (评论: 伟大的电影 2) 欢乐分裂
2020-07-27 吠陀梵语 áṅgiras- (评论: 胜论经) tony
2020-07-27 给被植物报菜名搞晕了的读者 - 第二章相关植物对照表 (评论: 在雪山和雪山之间) 子文东
2020-07-27 在人类的愚昧面前,科幻又是什么? (评论: 幸福的尤刚) 言之命至刘在石
2020-07-27 一个“想多了”的故事 (评论: 落单少女等等我) 李荷西
2020-07-26 《黑天鹅》到《鸽子》:恐惧的预言是放大镜,聚焦个体的心灵困局 (评论: 鸽子) 龙骑士兰斯洛特
2020-07-26 乘风破浪,逆流而上|一篇迟到七年的编辑手记 (评论: 逆流河) 吾荐重游逆流河
2020-07-25 一本“有良心的左翼青年思想者”的“集大成之作”的后续 (评论: 生而贫穷) 祥瑞御兔
2020-07-24 支离不破碎 (评论: 间谍的遗产) 文泽尔
2020-07-24 后记:算法与梦境,或文学的未来 (评论: 异化引擎) 陈楸帆
2020-07-24 歌德:在广阔的生活中创造完美 (评论: 浮士德) 果麦文化
2020-07-24 朝鲜殖民地知识人与混沌中国 (评论: 식민지 조선 지식인, 혼돈의 중국으로 가다) lejson
2020-07-22 这部作品写下了命运的桎梏,也写下了因果循环 (评论: 九州·斛珠夫人) 人类救星孙美好
2020-07-22 吐槽 (评论: 积微翁回忆录) 若存
2020-07-22 现代艺术领域最重要巨著,国内首度正版足本引进!畅销欧美50余年的艺术入门必读 (评论: 现代艺术史(插图第六版)) 艺饭
2020-07-22 [重翻]致读者 (评论: Digital Paper) makzhou
2020-07-22 在不慌不忙中爱到圆满 (评论: 度光阴的人) 午歌
2020-07-21 编辑不是天职,是我介入社会的途径 (评论: 把自己作为方法) 云淡风不清
2020-07-21 关于雷神索尔就是孙悟空的一点猜想 (评论: 北欧神话) 小道士青烟
2020-07-21 一本反直觉的成功学书 (评论: The Motivation Myth) Nova
2020-07-19 无巫之猎 (评论: 猎巫) Настя
2020-07-19 前言中的翻译差错 (评论: 文艺复兴人) 无机客
2020-07-19 萧公权《中国乡村》中译本九州版、联经版互校记(下) (评论: 中國鄉村) 挟书谤王蘑菇酱
2020-07-19 湖湘建国方略 (评论: 毛泽东早期文稿) 浮世を去来する
2020-07-18 吃是为了活着,那活着不也得有口好吃的嘛 (评论: 万千风味,都是人生) 申仙
2020-07-18 导论:重返后康德观念论的恳求 (评论: Mythology, Madness, and Laughter) Walt
2020-07-17 这些科学家们的伟大发现,你知道多少? (评论: 博物学家的传世名作) 人类救星孙美好
2020-07-17 轻断食——也许是最懂你的减肥方法 (评论: 轻断食减肥计划) 程小九
2020-07-17 译者序:还是要建设 (评论: 我的人生意义手册) 赫恩曼尼
2020-07-17 暴虐情欲的中文书写 (评论: 猴杯) 魏小河
2020-07-16 总是碰到“渣男“,是“吸渣”体质,还是怎么了? (评论: 性格的陷阱:如何修补童年形成的性格缺陷) 基督山女伯爵
2020-07-16 萧公权《中国乡村》中译本九州版、联经版互校记(上) (评论: 中国乡村) 挟书谤王蘑菇酱
2020-07-15 再忆外外 (评论: 我将成为明月的椅子) 曹寇
2020-07-15 从碳元素到王冠上的传世珍宝,一颗钻石到底有怎样的传奇经历? (评论: 博物馆里的传世珠宝) 颜小竹
2020-07-15 听说你是社恐?巧了,我也是 (评论: 将死未死的青) 新经典
2020-07-15 何以“走出中世纪” (评论: 中国历史通论) fateface
2020-07-15 终于完结了~ (评论: ダンガンロンパ霧切 7) 肥斑马
2020-07-14 古罗马文明的谢幕和工业时代生活的挽歌 (评论: 万火归一) 虫虫
2020-07-14 《愿所有相遇,都恰逢其时》:一本反鸡汤的励志书告诉我的人间真实 (评论: 愿所有相遇,都恰逢其时) 采薇
2020-07-14 从差异中锻造国家认同 (评论: 国家建构) 维舟
2020-07-14 看过10遍《西游记》后,才发现原来大部分国人都没看懂它 (评论: 有妖气) 万象
2020-07-13 盎撒德性解毒良药 (评论: 美国革命的激进主义) 早见堇是兔狲狲
2020-07-13 死亡会自称 比生命更具生机 因为有你在死亡里 (评论: 三岛由纪夫传) Twenty
2020-07-13 在各种层面上摆脱着“嘻哈式”的束缚走向自由——US HIP HOP 2013-2017 (评论: 别再问我什么是嘻哈①) 耳田
2020-07-13 官中(千本樱文库)恶心本读者记录 - 雾切系列 (评论: ダンガンロンパ霧切1) 木海
2020-07-12 译后记-我为什么热爱巴尔加斯·略萨? (评论: 普林斯顿文学课) Jose-HJ
2020-07-12 郭德纲的轻盈与执拗 (评论: 你要高雅) 陈长生
2020-07-12 作为一个「有皇帝的共和国」的东罗马 (评论: The Byzantine Republic) HBT
2020-07-12 《又是青春年少》:你忘了全世界,却是我最重要的人 (评论: 又是青春年少) 老彭是個书脊党
2020-07-12 关于大陆新版(千本樱文库版)的翻译问题 ~钢筋退散~ (评论: 剪刀男) 木海
2020-07-11 上市三周断货告急,时尚人士必备!这部《博物馆里的传世珍宝》究竟讲了啥? (评论: 博物馆里的传世珠宝) 万象
2020-07-11 挡在想要披荆斩棘的姐姐们面前最大的风浪是什么? (评论: 30岁前别结婚) 李小丢
2020-07-11 《菲利普·迪克传》出版,他的人生不比小说逊色 (评论: 菲利普·迪克传) 陈楸帆
2020-07-10 编辑手记:遇见老爷爷和一群兔子 (评论: 它们一定是饿了) acaleph
2020-07-10 我出的第一本书,竟然不是小说,而是种花 (评论: 我的小阳台四季有花) 王清欢
2020-07-10 关于本书译名,请查收编辑部的这封信✉ (评论: 将死未死的青) 新经典
2020-07-10 为了吃肉,老祖宗们也是拼了 (评论: 想太多的人类学家) 人类学的李小道
2020-07-10 “唐顿庄园”的主人或许真的挨不过二战 (评论: 托斯卡纳的孩子) 大-燕-威-王
2020-07-09 真正献祭了自己的骑士——李怡诺 (评论: 骑士的献祭) yasha001
2020-07-09 宰相·君臣:兴邦之计与亡国之策 (评论: 大宋之变) 老彭是個书脊党
2020-07-08 路千枫小姐姐,对不起!我乱评了你的作品 (评论: 如影随行) yasha001
2020-07-08 一場有影響的衝突? (评论: 诺门罕1939) 鎮長
2020-07-08 这宁静一如往昔 (评论: 纳粹掌权) 檸檬
2020-07-07 萊特之眼,勒杜之眼,埃舍爾之眼 (评论: Frank Lloyd Wright : Cinq Approches) 長園花事
2020-07-07 《螺丝在拧紧》:小说爱好者们,干了这杯莫吉托 (评论: 螺丝在拧紧) 果麦文化
2020-07-07 小说故乡,或潮汕故事集 (评论: 小镇生活指南) 林培源
2020-07-07 三岛由纪夫传 (评论: 三岛由纪夫传) 拧发条鸟
2020-07-06 金石要籍版本概览 (评论: 金石录) 思适斋中小学生
2020-07-06 两兄弟的对峙是原生家庭的产物,也是一场文明与野性的碰撞 (评论: 两兄弟) 虫虫
2020-07-06 简评 (评论: 古籍版本学) 若存
2020-07-06 记忆带来钻石与铁锈 (评论: 钻石与铁锈) 牧羊的水鬼
2020-07-06 隐形脚手架及顿悟舞台 (评论: 顿悟的时刻) 恶鸟
2020-07-05 璇玑无心:琴清流楚激弦商,秦曲发声悲摧藏 (评论: 大唐悬疑录2:璇玑图密码) 老彭是個书脊党
2020-07-05 迷踪兰亭:隐匿在挥毫云烟后的千古谜题 (评论: 大唐悬疑录1:兰亭序密码) 老彭是個书脊党
2020-07-05 生如蚁而美如神 (评论: 孤独的力量 精装本) 龙骑士兰斯洛特
2020-07-05 非暴力沟通,近一年之后 (评论: Nonviolent Communication) bubbler

网页端只展示最新 300 条榜单历史,更多历史数据请在 App 端查看